图片 1

■本报记者 夏 芳

奶价倒挂乳企仍高价收原奶储存 每天损失百万元

奶源告急

“奶牛养殖亏损面超过50%。”这就是当前我国乳业的真实写照,奶业被银行列入“高危”行业的名单,而乳制品价格战似乎成为一种常态。

多家中国在新西兰有奶源或有工厂的乳企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新西兰地震对它们的影响并不大,有的表示生产一切正常。

新年伊始,对于走在亏损路上的国内奶牛养殖企业来说,伴随着奶价的不断上涨,是否意味着奶牛养殖业的春天已经来临?

奶农不亏了,但乳企每天却在承受着巨大的损失

“今年比去年减少产奶牛近200万头,奶产量下降近15%~20%,成本上升、奶源短缺造成原奶价格持续上升,原奶价格将维持高位,涨多降少,中国将告别低价奶时代。”昨日,一位乳业专家向《第一财经日报》如此表示。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走进山东潍坊银座超市,乳制品的陈列占据食品饮料的大部分位置。为迎战中秋消费旺季,乳企纷纷打出促销广告:半价销售、买就送。

作为新西兰最大乳业恒天然此次是否会受到地震影响引起业内关注,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官方的回应。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西兰地震地震将影响部分奶牛的产奶量,一旦减产对当地及国内奶价将带来影响。

对此,《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国内养殖企业及行业内专家,在他们看来,国内奶价自2018年7月份至今一直保持增长,2019年奶价将保持增长的态势,但是不会出现大幅上涨。相比往年,今年奶牛养殖企业的日子将会好过。

■本报记者 夏 芳

龙丹乳业总经理高扶良告诉记者,由于国内持续的奶源紧张问题,致使近来原奶价格不断上涨,仅一个月时间就从每吨3800元~4200元上涨到5000元~5200元。在这种情况下,包括光明乳业(600597.SH)、三元股份(600429.SH)、蒙牛乳业、伊利股份(600887.SH)等乳企都将于今年12月开始新一轮产品提价。

对此,消费者虽然乐在其中,但是对于乳企业来说,价格战的背后只剩下亏损和无奈。

对中国驻新西兰企业

奶牛存栏量连续五年下降

在山东潍坊某县城的国道上,一辆天津牌照的奶罐车疾驰而去,而它则刚刚从某乳制品代加工厂将一罐新鲜牛奶进行喷粉后离开,紧接着一辆江苏牌照的奶罐车又驶入这家工厂。

随着国内乳制品市场进一步开放,与全球市场接轨的情况下,国内养殖技术难以抵御外来乳制品冲击,大量散户加速退出带来的奶源供给失衡恐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解决。

部分牛奶重回一元时代

没有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国内奶牛养殖行业在经历了2016年、2017年低迷后,2018年,又因国家整治环保问题遭受影响较大,特别是南方地区,一些奶牛养殖牧场因环保不达标而关停,因此,国内奶牛养殖的存栏量不断下降。

“每天大概有十五、六辆车过来喷粉,平均每辆车载重30吨左右的鲜奶。”潍坊某乳制品代加工企业的门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工厂每天都是满负荷生产。

产奶牛大幅减少

一边是高价收购国外原奶,另一边却是乳制品市场销售疲软。很难想象,在一个相对缺奶的国家里,乳业也像钢铁业一样,迎来产能过剩的时代。

中国市场对于新西兰奶源的依赖度之高从数据上可以显现出来,为此,中国乳企在选择走出去时,新西兰成为乳企选择的重点。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给出的调查数据显示,自2014年至2018年,国内奶牛存栏连续五年持续下降,2017年国内奶牛存栏有773万头,2018年国内奶牛存栏低于700万头。

而在这家企业的门卫登记表中,记者发现这些车辆有的来自山东周边省市,有的登记为天津,还有的则直接登记乳企的名称。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经过5年整顿,中国奶业基本恢复到事件以前的水平。根据官方数据,去年,奶牛存栏数从1200万增加到1400万头,鲜奶产量达到3700多万吨。

据《证券日报》记者调查显示,在银座超市,所有乳企都参与了中秋打折销售活动。其中,三元股份的所有产品都在打折销售,三元全脂纯牛奶原价78元/箱,促销价52元/箱,一箱降价26元;三元营养舒释牛奶原价62.04元/箱,现在卖39元/箱;三元绿荷牛奶原价68元/箱,现价33.9元/箱,每箱降价一半。

在伊利股份在新西兰建厂之后不久,2015年11月6日,蒙牛乳业在新西兰建立首个海外自建工厂雅士利新西兰乳业有限公司,该项目年计划生产5.2万吨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将以罐装成品及25公斤大包装基粉的形式供应给雅士利国际。

“我国原奶价格从2018年8月份开始进入上升通道,环保压力、热应激、消费旺季等叠加因素,3年来奶价的低迷现象有所扭转。”李胜利表示。

据记者了解,这家乳粉代加工企业每天的产能是400多吨,目前只跟签约乳企合作,来自个体奶农的原奶已经不再接单。而进行喷粉的原奶则是乳企高价从奶农手中收购过来的优质原奶,收购价在3.8元/公斤-4.4元/公斤之间。

一位长期研究乳业的专家透露,到今年,产奶牛大幅下滑,去年年末,产奶牛为800万~900万头,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由于散户奶农的快速退出,以及规模化养殖速度赶不上奶农退出速度,再加上疫病的困扰,奶牛头数减少20%~25%,也就是产奶牛减少200万头。

另外,辉山乳业的沃灵卡俄式风味发酵乳原价66元/箱,现价33元/箱,对半销售;12盒辉山250毫升的纯牛奶仅卖16.9元,平均每盒1.4元,甚至不及普通纯净水售价高。

另外,光明乳业的海外子公司新西兰新莱特乳业近年来实现了营收和净利润的同步增长。

在李胜利看来,2018年秋季奶价的上涨是消费旺季叠加奶源紧缺双重因素导致;环保问题以及近两年养殖端的低效益和亏损,造成大量存栏300头以下的规模化牧场和小区退出;南方乳企奶源短缺在10%-30%;牛肉价格坚挺以及短缺肉牛,使奶牛场愿意淘汰奶牛;原奶供给的季节性波动周期仍然存在。
“2019年上半年比2018年上半年应该会好很多。2019年应该更好的保护奶源,给奶农一个更加合理的价格,不然没有牛了,中国奶业会出现大问题。”李胜利如此表示。

事实上,如果将原奶进行加工成产品进行销售,企业或许会产生利润,而如今,将收购的原奶进行喷粉后再储存,无形中又增加了一部分加工手续。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高级分析师宋亮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他告诉记者,目前产奶牛大约700万头,比去年同期减少100万~200万头。内蒙古锡林郭勒一位奶站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近几年,当地原奶产量下滑了一半以上。

为了促销,商家可以说用尽心机。伊利某一货架上打出了“抢枪抢”的字样,16盒240毫升的伊利纯牛奶仅卖29.76元。在梦牛专区,蒙牛的新养道原价57元/箱,现价39.9元/箱;买一箱特仑苏立减10元;梦牛精选纯牛奶买一箱立减20元。

对于本次地震,对中国乳企在新西兰的企业是否带来影响?相关乳企均表示没有影响。蒙牛相关负责人表示,“新西兰地震对我公司没影响,仍正常生产”。

奶牛养殖业迎来利好

据了解,国内加工一吨粉的价格要比进口一吨大包粉的价格贵2.5万元-3万元。受益于乳企大量将原奶进行喷粉储存,一些乳制品代工企业生意愈发红火,员工工资也水涨船高。

产奶牛的大幅减少带来了奶源供应的短缺,一些乳企甚至出现断货缺货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袋装奶又回到了一元时代:伊利纸质包装的纯牛奶1.86元/袋、塑料袋装的纯牛奶1.6元/袋。同样,蒙牛袋装纯牛奶零售价为1.69元/袋。

同样,其它几家国内乳企均对记者表示,“新西兰地震对公司没有任何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奶价波动与市场供需有直接的关系,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奶价上涨来看,2019年国内奶牛养殖行业的日子将比2018年更好过。

火了大包粉企业

宋亮表示,虽然官方统计今年牛奶产量4170多万吨,需求约4600万吨;而实际供应量可能只有3500万吨,需求约4000万吨。但不管何种统计方式,预估缺口都在430万吨左右。业内相关专家甚至预估,从产能来看,此前原奶的供应与中国乳品企业加工能力之间的差距在三分之一左右,今年由于产奶牛头数减少,原奶供应量和乳品企业加工能力差距扩大至50%,所以出现全国性奶荒和抢奶现象。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在这次价格战中,进口乳制品也未能独善其身。新加坡Greenfields绿田源纯牛奶售价66元/箱,还另送老年手机;纽仕兰10盒250毫升的纯牛奶仅售29.9元,也就说,一盒漂洋过海来中国的进口纯牛奶只有2.99元。

地震或促使

据《证券日报》记者走访了解,目前,国内奶源供应出现紧张,这从乳企与奶农的合作关系的微妙变化可见。

“奶剩”带给乳企损失的同时,大包粉加工企业却迎来生意朝阳。

不仅如此,随着养牛成本上升,双重因素影响下,原奶价格也开始走高。以占奶牛成本近70%的饲料成本来看,这几年美国苜蓿价格年年上涨,对中国原料奶价格上涨起到助推作用,去年美国玉米歉收,提高了玉米进口价格,也产生一定影响。成本上升,原奶供应不足,推动了原奶价格进一步走高。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12盒200毫升的德亚低脂纯牛奶售价39.9元;爱氏晨曦全脂牛奶原价17.8元/盒,现价10.9元/盒;原价23.8元/盒的捷森全脂牛奶现价13.9元/盒。

原奶价格上涨

“过去,乳企与奶农的合同签署有的是季度签,有的是一年期,但是,从2018年年底到现在,乳企与奶农的合同都是签订一年期,提前锁定奶源,这些变化说明,国内奶量供应不足。”一位从事奶牛养殖行业的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2019年国内处于缺奶的行情。

在潍坊某大包粉加工企业的车间内机器轰鸣,一辆来自江苏牌照的奶罐车的原奶进入加工企业的车间进行喷粉处理。

光明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今年以来,原奶价格上涨至少10%,推高了下游乳制品价格。蒙牛、伊利等乳企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了类似观点。三元股份方面甚至称,今年以来,原料奶收购价格同比增长幅度已经逼近50%,而且仍在持续上涨。其他如包装材料、人工成本等也在持续上涨。

此外,常温液态奶、乳饮料产品、低温巴氏奶降价促销的情况也比比皆是。例如,君乐宝买两瓶送一瓶;三元DIY酸奶,第一瓶9.8元,第二瓶1元。

当地时间11月14日0时2分,新西兰南岛中部地区发生7.5级地震。新西兰全国多处地区有震感,位于新西兰北岛最南端的首都惠灵顿震感强烈。有消息称,此次地震引发海啸,造成新西兰全国多个地方的电力供应和电讯服务中断,许多建筑受损。

在上述负责人看来,往年蒙牛这时候用的牛奶是1.2万吨,现在是1.3万吨,说明企业的产品销售量增加了。同样,从蒙牛和伊利的业绩来看,业绩增长的背后,用奶量也在不断增加。

同样,另外一家大包粉生产厂内,厂区内停放着两辆车,一辆来自临沂牌照的奶车,一辆则是来自东营牌照的奶罐车。一条管子连接奶罐车和车间,车间内机器传出轰鸣的工作声。

奶价倒挂乳企仍高价收原奶储存,新西兰地震或助推奶价上涨。而在即将启动的产品涨价中,光明乳业将是全线产品涨价,平均涨幅8%~9%,与三元股份的涨幅相当。

价格战虽然疯狂,销售业绩却不尽如人意。《证券日报》记者在超市观察了近2个小时,购买者寥寥无几。

值得一提的是,奶业是新西兰最大的产业,是其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作为世界奶业大国,地震对于养殖业来说多少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

而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2016年、2017年,受乳制品销售疲软影响,国内奶牛养殖企业都在忙着喷粉,因此,多数养殖企业的日子都不好过,现代牧业、中国圣牧这些大型养殖企业都进入了亏损状态。如今,伴随着新一轮奶价的上涨,是否意味着中国奶牛养殖行业的好日子也随之而来呢?

送奶车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企业有6个牧场,这是其中一个牧场的奶,每天产奶100多吨,卖不出去的奶就会进行喷粉,像这样35吨的奶罐车有时候每天送一车,有时候来两车,有时候两天来一趟喷粉。”

实际上,这已不是国内乳企年内首次涨价,今年2月份,圣元已涨价5%;10月,伊利、蒙牛和光明三大乳企均已上调过一轮价格。

“现在过节送礼可选的品类很多,消费者并不一定要买奶。”销售员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从现在的销售情况就可见一斑,中秋节前购买力也鲜有提升,因为很少有人送礼是临时起意的。

“新西兰的大多数奶牛场都在南岛,而这次的地震中心区域恰好覆盖了26%的存栏量。此次地震影响了五个地区,最严重的是北坎,估计会减产。目前新西兰属于产奶旺季,地震因素影响严重,将引起国内奶价强烈反应。”
乳业专家宋亮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对此,上述乳业负责人表示,短期来看对养殖企业是利好,2019年的日子要比2018年好。因为2018年国内养殖企业的成本在增加,国内企业都在降本增效,效果明显,另外,目前很多养殖企业是种养结合,也降低了成本。现在奶价上涨,对养牛养殖行业产生利好。但未来的奶价不会像2013年奶荒时那么涨。

据了解,企业都是按照每天的生产计划来决定使用鲜奶量,因此,每天送到大包粉加工厂的原奶到底有多少,厂里的职工也不好说。不过,对于大包粉加工企业来说,它们基本上是满负荷生产。“这两年生意好,工厂每天喷粉八九十吨原奶。”喷粉企业的技术人员对《证券日报》记者如此表示。

奶价倒挂乳企仍高价收原奶储存,新西兰地震或助推奶价上涨。奶农养殖积极性难调动

这充分反映出当前国内乳企之间的竞争激烈。在业内人士看来,自去年开始,国内乳企的价格战就已经打响,但是,价格战并没有如期带动销量。与此同时,养殖企业往往会将挤压过的原奶加工,低价销售,从而使得蒙牛、伊利、三元等乳企被动跟随打价格战。

在宋亮看来,新西兰出口中国乳制品的数量庞大,一旦地震对当地奶源造成影响,必定影响中国大包粉的进口量,地震可能促使新西兰当地奶价的上涨,同样,关系紧密的中国市场或因新西兰奶价上涨而上涨。

而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现代牧业目前的每公斤奶价平均在3.8元-3.9元,公司亏损并非来自于主业不给力,而是因为公司拨备坏账所致,都是历史遗留问题。如果公司股价能够回升上涨,那么对于现代牧业来说,日子就会更好过。

一边是大包粉加工企业生意红火,一边是高价收购的原奶不能进行产品加工而被迫喷粉储存,乳业间出现的这种局面可以说是乳业之殇。

对于近来国内出现的奶源紧张问题,高扶良认为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由于国家对奶源进行规范化和规模化管理,加上之前两年奶牛养殖户出现亏损,因而造成大量散户退出奶牛养殖,目前散户存栏率损失了将近一半;二是由于气候原因,今年夏天持续高温造成奶牛产奶量下降,而目前进入冬季,奶牛的产奶量也出现了季节性下降;三是由于之前新西兰奶粉出现问题,国家对新西兰进口的奶粉严加限制,也造成了进口量的减少。

乳业资深人士宋亮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近日走访泰安市市场,乳制品的价格战同样激烈。说明今年消费非常乏力,对于乳企来说产品积压严重,“买赠”营销一般都是当期产品加赠几个月前的产品,企业不断去库存。”而乳企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走流量,赚的都是微利。”

不过,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什么看来,新西兰乳业这次会受到影响但不会很大,因为新西兰牧场大多是属于开放式,而地震除震中地区外不太会有很大影响,主要的影响集中在奶牛是否会因为地震产生泌乳困难以及奶粉加工设施是否会受地震影响,包括出口港口的基础设施。

另外,一位拥有500头奶牛养殖的王军对于2019年的奶价行情也十分看好。“现在企业收奶的价格超过4元/公斤,利润还可以。”

上述大包粉生产企业的门卫老大爷感慨:现在企业收了奶卖不出去,而老百姓还喝不上奶,原因一方面是不习惯饮牛奶,另一方面是老百姓没有条件喝,有条件的也不舍得买,奶价太贵了。

去年散户大量退出是受到了牛奶价格较低,而牛肉价格较高的影响。锡林郭勒一家奶站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对散户来说,收奶价格在3.2元/公斤几乎是盈亏平衡点,由于收奶价格长期处于盈亏点附近,奶农养牛的积极性不高;另一方面,牛肉的价格开始走高,奶农杀牛卖的钱不比养一年奶牛赚的少,并且还能空出时间去打工赚更多的钱。

奶农:最近三个月交奶很顺畅

据海关统计,2016年1月份至6月份我国共进口奶粉40.78万吨,同比增加18.6%;进口额9.83亿美元,同比增长2.8%。其中,从新西兰进口35.03万吨,占85.9%,同比增加16.7%。从数据上可以看出,中国对新西兰大包粉的需求量非常大,一旦地震影响当地奶源,必将影响国内大包粉的价格,也倒逼国内奶价上涨。

在王军看来,随着消费者的消费理念的改变,市场上对于低温新鲜牛奶的需求在增加,另外,国内奶牛存栏量不足,在需求大于供应的背景下,奶价自然上涨。

同样,该企业另外一位人士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现在乳企收购了原奶后用不了在喷粉加工,而市场上的液态奶价格还很贵,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今年年初牛肉价格是50元/公斤,现在已经达到80元/公斤。“一些奶农杀牛卖肉,然后出去打工或者养羊,不仅比养奶牛轻松,而且还能赚更多钱。因此,出现了大量杀牛现象。”前述奶站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那么,奶农的日子是否同样举步维艰?

国内养殖业

不过,未来奶价的走势,是否会回到2013年奶荒时的高奶价呢?对此,受采访的人士均表示不会出现。

事实上,此轮“奶剩”让大包粉加工企业赚了不少的银子,但是,对于乳企来说,高价收购的原奶进行喷粉储存带来的则是实实在在的损失,乳企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一位乳业专家透露,杀牛形势很严峻,去年以来,杀牛占比达20%,多数散户饲养的奶牛都是低产牛、杂种牛,但是数量大,老弱病残的牛基本上都杀了,好奶牛也没有逃脱厄运。

为此,《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山东潍坊的奶农和河北地区的奶农,对方均表示,最近3个月的奶比较好卖,企业不再拒收。

或迎来利好

而在乳业专家宋亮看来,造成原奶价格上涨的原因:一方面是环保问题奶牛存栏量减少;一方面是国家通过奶业振兴规划,对奶业的支持信号明显,养殖户看好未来预期。另外,国家推出优质乳工程,也加大了企业对本地原奶的需求,造成供求紧张。“2019年国内奶价会是温和上涨的态势,整体涨幅不会太大。”
宋亮对《证券日报》记者如此表示。

仅华东地区一天损失100万元

杀牛的直接后果就是带来原奶的供应不足,原奶价格也在今年逐步走高。业内预估,目前原奶均价已经站在了“四字头”,超过了4元/公斤,部分地区甚至超过5元/公斤。但这样的结果依旧很难带动奶农的积极性。

其中,山东潍坊某牧场养殖企业负责人王维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的奶价是3.9元/公斤,上半年平均价格约为3.8元/公斤,这个价格对于我们养殖企业来说是赚钱的。现在乳企都是按照奶的质量给出奶价,原奶质量高价格就高,一般遭遇拒收的都是不达标的奶。”

由于国外进口大包粉的廉价,国内企业选择进口大包粉而不会选用国内高价原奶,如果新西兰原奶上涨,必将带动大包粉的价格上涨,那么对于国内奶源来说无疑带来利好。新西兰地震是否能缓解奶源低价危机,成为一些资本及研究机构研究的问题。

乳企加大奶源控制

奶牛养殖需要3年的周期才能生产,为了建立一个长期的利于中国乳业健康发展的关系,国内乳企与奶农间签订了原奶收购合同,如今看来,奶农不亏了,但乳企每天却在承受着巨大的损失。

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公司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告诉记者,现在乳品企业收奶实行的价格,分散户价格和乳厂价格,其中对散户的价格压得比较低。散户现在基本不挣钱,甚至亏本。前述锡林郭勒奶站负责人表示,虽然一些乳企提高了收购价格,但部分奶站依旧对奶农进行压价,奶农并没有获得真正的实惠。

“养牛是精细活,你付出的多,奶牛单产就会提高,奶的质量也有保障,所得收益也大。有的养殖企业贷款养牛,一旦奶牛生病原奶不达标,养殖户的日子肯定不好过。”王维表示。把所有成本因素都考虑进去,原奶3.1元/公斤就能保本,现在的价格到了3.9元/公斤左右,养殖户肯定有钱赚。最近3个月以来,社会奶的价格也卖的挺高的,说明现在的奶价开始回升,社会上的进口大包粉消化的差不多了。”

记者了解,国内最大的原奶生产企业现代牧业的股价已经连续两天上涨,昨日报收于1.97港元,单日涨幅8.84%,而在11月14日,公司股价涨幅6.47%。

乳业专家王丁棉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如果只剩下几个几十个万头牧场,将会是中国奶业的一个恶梦,万头牧场以资本养牛为主流,以吸金为策略,如果资本抽资离开,中国奶业就会发生海啸一般的劫难。

一位乳业资深人士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乳业产业链长,国外大包粉到岸价目前仅1万多元,而国内原奶价格在4元/公斤左右,价格倒挂对整个国内乳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黑龙江奶业协会综合事业部部长时宇表示,从整体看,奶站对奶农压价的现象并不普遍,但即便这样的价格,散户奶农的积极性依旧很难调动。

另一方面,在河北某牧场,侯先生的养殖场大约有1600多头奶牛,每天的产奶量是16吨左右,他将所有原奶均卖给了君乐宝,价格约为3.4元/公斤。

对此,记者致电现代牧业相关负责人,得到的答案是,目前国内的原奶价格与7月份至8月份相比有了明显的提高。

不过,从目前来看,国内大型乳企们在奶源布局上开始发力。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最苦的应该是乳企,高价收购的原奶在不能转化成产品销售时,就必须喷粉储存来赢得更长的保存时间。但是,在低价的国际奶价面前,国内的大包粉没有了竞争力,国内对大包粉有需求的企业(蛋糕加工、奶糖加工、咖啡馆、面包房)等,它们纷纷进口便宜的国外大包粉,导致了国内乳企生产的大包粉销售遇阻。

在山西从事牧业养殖的罗先生告诉记者,他以前还养奶牛,现在已经不养了,改养肉牛。“牛奶销路不太好,国家现在都要求到大的奶厂去收奶了,像我们本来就是散户,养的也不多。很多小户现在都不养了。”陈连芳指出,其实也不是奶农不愿意养牛,从现在政府扶持来讲,财政补贴和各种措施都是偏向规模化养殖场,奶农得不到多少好处。规模化的养殖场在政府扶持下越来越大,动不动几千甚至上万头的规模,但这么大的规模也不是马上就能达到的,配备、人工等都不是马上就能跟上的,各种原因最终造成国内奶源比较紧张。

侯先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奶农三个月前的日子不太好过,企业收奶的标准提高,如果养殖户奶不达标,企业会拒收,现在企业一般都会照单全收。

事实上,在近两年国内“奶剩”现象严重,杀牛倒奶喷粉情况频出,而每年的10月份以后,上述现象更加明显,不过,在今年10月份以来,乳企并没有大量的进行喷粉,甚至出现奶源不够用的现象。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在蒙牛乳业控股中国圣牧后,市场上近日来又传出有利看上蒙牛系的另一个小伙伴赛科星以及中地乳业。

国内某大型乳企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原奶富裕的现象依然严重,特别是乳品加工企业,必须保障奶农的基本利益,只要原奶符合基本质量条件的,企业就必须收。而目前,国内乳制品销售市场疲软,企业不得不将大量的原奶进行喷粉储存,今年以来,因原奶喷粉带给企业很大的压力,仅华东地区每天就有100多万元的损失。

牛奶业恐陷“大豆危机”

虽然奶价一直不升反降,但是,在侯先生看来,目前这个价格对于他来说尚可盈利。

中国奶业协会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受奶价低廉影响,国内养殖户从去年下半年至今年,已经杀了不少奶牛,这也是导致奶价上涨的原因之一。

而上述两家牧业公司,一家在新三板挂牌,一家在港交所上市。

同样,国内另外一家大型乳企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目前企业面临的压力很大,只有通过产品多元化来促进销售,在低温奶、常温奶、奶粉、酸奶等产品上下功夫,开发出消费者喜爱的产品。

目前我国进口的乳制品原料主要是奶粉,没有原料奶进口,只有大包粉进来做还原奶,如果将进口奶粉还原成牛奶,将占整个产奶量的12%~15%。决定因素还是价格,3年前新西兰奶粉到国内是32000元/吨,那时进口量多,好多乳品企业从国外进口奶粉,因为进口的奶粉比国内鲜奶价格还低。

不过,河北另外一名养殖户李先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目前是新西兰的产奶旺季,地震将影响当地养殖业,带来减产的可能性,也会导致奶价上涨,在中国与新西兰的联动效应下,必将带动中国原奶价格的同步上涨,这对中国养殖企业来说将是利好。”宋亮对《证券日报》记者如此表示。

资料显示,2015年11月份赛科星在新三板挂牌新,2017年公司营收19.5亿元,同比增长33.8%;净利润4979万元,同比增长117.2%。而中地乳业2015年12月份登陆港交所,2017年营收11亿元,该公司目前在京津冀约有4万头奶牛,基本都是规模化牧场。

在她看来,产品单一的乳企目前的压力更大一些,而大型乳企由于产品多元化,应对风险的能力较强。

今年,由于从新西兰进口的量相对比较多,新西兰因为上半年气候的干旱,导致新西兰国内原料奶价格大涨,奶粉价格跟去年同期相比也上涨了很多。业内专家估计,明年如果不出现极端情况,全球奶粉价格会下降,进而带动国内价格的回落。

李先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其养殖500多头奶牛,今年春天企业拒收,当时也是奶牛产奶最多的时候,因此其不得不杀掉了50多头奶牛。而产奶量也从年初的6.5吨降至4.8吨。“从7月份开始,合作企业三元就不再限量了,但是价格并不高,约为3.2元/公斤。”

而作为国内养殖大户,现代牧业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西兰方面明确表示,地震不会影响收奶。目前不敢断定行业形势大有好转,要到明年二月后看。

不过,对于伊利股份是否出手将“赛科星和中地乳业”纳入旗下,目前上述三家公司均为发布相关公告,因此,目前未能从官方确认。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上述信息虽未得到官方确认,但给出的信息来看,就是这些大型乳企意在控制奶源。

一位接近光明乳业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为了化解目前的困难,企业抱着积极的心态去开发新产品,拓展市场。据记者了解,光明乳业在上海地区的原奶收购价为4.4元/公斤,全国平均收购价在4元/公斤,而今年以来,公司将原奶喷粉的数量要大于往年,给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因此,宋亮表示,随着国内乳制品工业与国际接轨,国内乳制品原料等价格将很难偏离海外价格。另一方面,国内乳制品工业发展落后,特别是奶牛养殖环节很难与海外抗衡,导致国外乳制品加上关税、物流等费用后的到岸价格依旧不高于甚至低于国内乳制品价格,散养户将很难与海外养殖业抗衡。在这种情况下,奶价要么被压得很低,如果上涨,国内很多企业又会转投进口原料的“怀抱”,包括用进口奶粉制成还原乳进入液态奶市场。因此,这一轮涨幅下,价格依旧很难支撑起国内奶牛养殖业的发展。

由于之前改造养殖环境,李先生投资了上百万元,所以即使亏损但也要硬着头皮干下去。“去年以来,每个月都在亏损,最多的时候月亏3万元,现在也在赔钱。但是还是要挺着干,如果不干了以前的投资就彻底赔了。”

对于公司股价走势,现代牧业表示,公司股价走高各种原因都有,包括公司购买限制性股票等。

责任编辑:梁冰清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的农产品价格与国外相比也是价格倒挂,但是为了保障农民利益,国家成立了中储粮来维护农产品价格稳定。而在乳业方面,在国内奶价与国际奶价间出现倒挂现象时,国内没有政策或者机构来维护或平衡乳企和奶农的利益。

宋亮坦言,归根结底,就如大豆等产业一样,国内市场过快与国际市场接轨,而相关产业技术水平却没有能够及时跟上。因此,当前国家应该加大对奶牛养殖环节的扶持力度,提高补贴,并且补贴要真正惠及奶农,毕竟目前我国还有很高比例的奶源由奶牛散养户提供。同时,对进口乳制品加以引导,制定进口乳制品技术标准,保证优质乳制品进入国内市场,避免一些低廉劣质进口乳制品披着“洋牛奶”的外衣进入国内,以较低价格冲击本土乳制品工业。

从河北两家牧场负责人的处境来看,有贷款压力的牧场,在当前乳业环境下,日子就是比较艰难,但是,只要奶牛产奶质量高,奶农尚可盈利。

为此,全国人大代表、完达山乳业董事长王景海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建议,解决奶源基地的保护问题,需要中国乳业的产业化拉动,也需要调节进口乳制品,不能使大批量、低价乳制品进口冲击国内产业,否则受伤害的不仅是工厂,也是农民本身,乃至于养殖业。

在乳业专家看来,为了保证产业链的稳定性,未来几年内,乳企与奶农签订长期的收购合同,收奶喷粉储存,加工成产品低价促销,将成为行业常态。

面对国内乳业困局,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则给出了不同的看法。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乳业出现的困局,一方面凸显了国内乳业结构性羸弱的局面,缺乏品牌影响力以及高端产品线,在三聚氰胺事件后始终无法恢复消费者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显示出国内乳企甚至整个乳业都缺乏痛定思痛、深化改革的魄力和决心,仍以得过且过、随遇而安的局限性思维看待已经发生重大变革的产业市场及消费者需求。面对消费者,企业无法更好地通过供给侧改革满足不断变化的市场需求,面对国外乳品或外资产品无法进行有力的竞争。

宋亮表示:“辉山、圣牧高科、现代牧业等奶牛养殖企业把原奶加工成产品低价销售,其目的是消化奶源库存。正因为此,伊利、蒙牛、光明、三元等品牌也被迫加入价格战行列。目前来看,伊利做的比较好,所赠产品日期也是当期的,而蒙牛的压力较大。”

那么,乳企这样激烈的价格血拼,何时才能结束?

对此,宋亮表示,这种局面要持续到2018年,随着经济环境变好,消费者的食品安全教育得到改善,乳品消费才能回暖,“国内三线、四线地区消费属于偶发性消费,一般都是礼品消费、三公消费等,消费者没有形成稳固的消费诉求。”证券日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