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臂猿新种,高黎贡白眉长臂猿被村寨奉为神。  近日,国内外科学界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在我国发现了长臂猿新种,并由我国科学家首次将其命名为天行长臂猿,这是我国科学家命名的唯一一种类人猿,而之所以以“天行”命名,主要源自“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而长臂猿几乎从来不下地,也与“天行”十分契合。据调查目前国内种群数量不足200只,被列为濒危中的物种,其保护迫在眉睫。

本文首发于中科院官方科普微信号科学大院

给你两幅图,找出不同点——“大家来找茬”的小游戏已经成为许多人的童年回忆。一些善于分辨差异的厉害角色,甚至能在两堵魔方墙之间找出区区一个色块的差异。

图片 1图片 2

11月15日讯
天蒙蒙亮,“哦吼、哦吼”的叫声,敲破了梨树村的宁静。曹兴贵知道,这是“黑猴”的提醒——天要下雨了。

图片 3

大多数人对类人猿的了解来自于一些科幻电影,比如《泰山》、《金刚》、《猩球崛起》等,今年7月份还将上映《猩球崛起3:最终决战》,必定又是一部高分佳作。这些都是类人猿,也突出了『类人』二字的特征,与人类相似的智商、情感以及群体行为。这些电影的主角到配角有黑猩猩、大猩猩、猩猩,但仍有一种类人猿几乎没有出现过,最多也是跑个龙套,这个跑龙套的就是长臂猿。电影中跑龙套的出镜率都不高,在电影《奇幻森林》中,长臂猿共出现2次,看形象,再结合地点判断,似乎是一个雌性黄颊长臂猿。电影中所有的灵长类都臣服于他们的头领,一个红毛猩猩,体型巨大,总盼望着获得人类的能力。我估计长臂猿总是跑龙套的原因可能是他的神秘性,人们对他并不了解,更倾向于把他当作猴子,在他栖息地周边的人们称他为“风猴”,“黑猴”等。但其实他是真的猿——类人猿,在类人猿兄弟中,只是跑龙套也真是委屈他了。

在野外,找不同的好手也同样存在。常年出没于山林之间的生物学家们能够辨别各种生物的足迹,区分大同小异的粪便,认出一群动物的不同个体。而中山大学的教授范朋飞,则善于观察在树冠神出鬼没的长臂猿。在两种长臂猿之间,他和同事展开了一场历时多年的“找茬”,这一找,就为长臂猿的世界添了一个新成员——天行长臂猿(Hoolock
tianxing
),也称为“高黎贡白眉长臂猿”。

中国科学家首次命名长臂猿新种“高黎贡白眉长臂猿”

在这个位于云南盈江边境的小村寨,许多人并不了解“黑猴”的价值,但他们相信这是一种有灵性的动物,“黑猴”不像别的猴子糟蹋庄稼,欺负家畜,它们常年活动在树上,几乎从不落地。它们的叫声是农民们的天气预报,捕杀它们“会带来不吉利”。

  天行长臂猿的特点

图片 4

图片 5树上的一只雌性天行长臂猿。研究人员确定天行长臂猿为新物种,进一步强调了在中国保护该物种的重要性。图片来源:云山保护

1月12日,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中山大学、云南省林业厅等单位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了针对云南省高黎贡山的一种长臂猿的最新研究成果,科研人员认为这种长臂猿是一个全新的物种,并将其命名为高黎贡白眉长臂猿,而这也是中国科学家首次对长臂猿这一物种进行命名。

图片 6

  天行长臂猿是白眉长臂猿属,被发现于我国高黎贡山,因此也被成为“高黎贡白眉长臂猿”。在其未经发现之前,白眉长臂猿属下面共有2个物种,分别是:东白眉长臂猿和西白眉长臂猿,而天行长臂猿此前一直被当成是东白眉长臂猿。那么究竟是如何将二者区分开来,从而判定一个新物种的呢?

电影 金刚 剧照 图片来源:mtime 时光网

一个种,还是两个种?

天行长臂猿是白眉长臂猿属(Hoolock)下的第三个物种。一百多年前,人们以为世界上所有的白眉长臂猿都是一种。几代灵长类学家仔细“找茬”,才将分布在缅甸境内亲敦江两岸的白眉长臂猿分成两种——亲敦江以东的东白眉长臂猿(Hoolock
leuconedys
)和亲敦江以西的西白眉长臂猿(Hoolock
hoolock
)。由于云南位于亲敦江以东,所以打那时起,分布在高黎贡山的天行长臂猿就一直被当成是东白眉长臂猿。

图片 7图中不同颜色的区域代表白眉长臂猿属下面三个种及一个亚种的大致分布区,橙色区域是天行长臂猿,黄色区域是东白眉长臂猿,绿色区域是西白眉长臂猿,最顶部的灰色区域是西白眉长臂猿亚种。图上亦标示出:(1)高黎贡山的白眉长臂猿野外分布记录(蓝色点:鸣声记录;紫色点:照片记录);(2)研究中涉及的模式标本野外采集地点:天行长臂猿模式标本采集于Homushu,东白眉长臂猿模式标本采集于Sumprahum,西白眉长臂猿模式标本采集于Garo
Hills。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现在对着照片,你也许能辨认出两种长臂猿的外貌差别:虽然都有着标志性的白色眉毛,但天行长臂猿的眉毛并没有东白眉长臂猿那么厚重。雄性天行长臂猿的下巴上没有和眉色配套的白胡子,而雌性天行长臂猿的白眼圈也不像东白眉长臂猿的那么浓密。

图片 8典型的东白眉长臂猿(C,G)和天行长臂猿(D,H)的面部特征对比。上排为雄性个体,下排为雌性个体。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但在野外,想观察到这些差异可就艰难得多。“我们是2007年第一次到高黎贡山。而我真正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新种,大概已经是在2010年以后了。”范朋飞回忆说。在野外“找茬”之所以困难,原因之一在于野生的长臂猿不会一动不动地让人仔细端详。自然状况下,人类的靠近对于长臂猿来说是一种刺激,见了人来,它就紧张要跑。只有渐渐让长臂猿们习惯这种刺激,人们才可能对它们的日常行为做仔细的观察。这种让长臂猿熟悉人类存在的过程,用行话讲叫做“习惯化”。

习惯化长臂猿可不是寥寥几天就能完成的任务。事实上,范朋飞和同事曾经想要对高黎贡山的其中一个天行长臂猿群体进行习惯化,结果尝试了五年时间都没有成功。“长臂猿的记忆很好,寿命也很长,在受到严格保护之前,这些长臂猿可能受到过来自人类的威胁,所以对人类非常不信任。”范朋飞说。

还好,在另外一些群体中,研究者的耐心奏了效。每天早上天不亮的时候就起床,吃过饭就到森林里面去工作,直到长臂猿在树上过夜了才收队……在2010年,他们在高黎贡山东坡习惯化了第一个长臂猿群体,“可以做到它们在树上活动,我们在树下观察,而它们没有任何紧张的反应。”

图片 9雄性天行长臂猿在给雌性理毛。
和人类一样,天行长臂猿过着一夫一妻的生活。图片来源:云山保护

在日复一日的观察和拍照比对中,范朋飞渐渐确定:高黎贡山这地方的长臂猿,长得的确跟典型的东白眉长臂猿不一样!

可要证明天行长臂猿和东白眉长臂猿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物种,光靠比较照片还远远不够。范朋飞一方面联系了昆明动物所从事分子遗传学研究的的何锴和蒋学龙,另一方面开始寻找东白眉长臂猿标本做更详细的对比。

在这个过程中,不少国际同行也加入了“找茬”的行列。比如在澳大利亚,50年前最初描述东白眉长臂猿的分类学家科林·格罗夫斯(Colin
Groves)提供了自己关于白眉长臂猿的所有原始记录,伦敦动物学会的萨缪尔·特维(Samuel
Turvey)博士跑了英法德三国的多个自然历史博物馆寻找标本,而纽约大学的亚力杭德拉·奥尔蒂斯(Alejandra
Ortiz)和克莱尔·季末克(Clare
Kimock)则帮助测量了美国所有白眉长臂猿标本的头骨和牙齿——而他们,只是为确认天行长臂猿与东白眉长臂猿的差异而奔走的众多研究者中的一部分。

图片 10早在1917年,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派出的一个探险队就在高黎贡山采到了长臂猿的标本。那是一只雄性天行长臂猿的标本。图片上排显示的分别为该标本的眼周、胡子以及阴毛位置的照片,下排则是典型东白眉长臂猿正模标本对应位置的照片。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经过通力合作,他们最终搜集到了充分证据,证明高黎贡山的长臂猿属于有别于东白眉长臂猿的另一物种。分子遗传学分析表明,这个物种与典型的东白眉长臂猿在距今约49万年前就已分化。研究者推测,两者的分布很可能是以伊洛瓦底江的源头之一恩梅开江为界。现在,天行长臂猿主要分布在恩梅开江以东的高黎贡山。

图片 11利用部分灵长类动物的全线粒体基因组测序数据进行贝叶氏谱系分析得到的谱系关系。红框所示是我们智人所在的位置,右下则为西白眉长臂猿、东白眉长臂猿以及分布在高黎贡山的天行长臂猿之间的系谱关系。这显示了我们与新发现的远亲的关系。原图来源:参考文献[1]

随着研究结果\[1\]发表在《美国灵长类学报》(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上,这场凝聚四大洲研究者的“找茬”才落下帷幕。“从我发现这个长臂猿形态特征的差异到完稿经历了几年时间,论文的十五位作者都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范朋飞说,“我最高兴的地方,就是我们所有的这些作者之间的合作。”

在发布会上,专家介绍,由五国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团队耗费九年多的时间,针对分布于云南高黎贡山附近的一种长臂猿进行了大量对比研究后完成的论文,已在美国灵长类月刊发表,这意味着这一研究成果已得到全球最为权威的灵长类专家们的认可。

盈江县林业局野保办主任金明芬说,部分村寨甚至奉“黑猴”为神。

  经过我国及美、英、澳大利亚等国家灵长类科学家长期的观察和研究,结果发现相较东白眉长臂猿,天行长臂猿的眉毛比较轻薄且眼眶下面没有明显的白须,雌性和雄性也均有不同之处,比如雌性天行长臂猿的白眼圈没有东白眉长臂猿的浓密,雄性下巴上没有和眉色相称的白胡子等。此外,天行长臂猿和我们人类一样,也过着一夫一妻的生活,且多由雄性照顾雌性。可见他们它们的确是人类的“远房亲戚”。

图片 12

迫在眉睫的保护

与天行长臂猿的独立物种身份相伴生的,是研究者对它们生存状况的担忧。此前,包括天行长臂猿在内的东白眉长臂猿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易危”。但天行长臂猿现在独立成种,生存状况就需要进行重新评估了。

图片 13小天行长臂猿在吃爬树龙的花。长臂猿依赖原始森林中多样的食物,所以无法在次生林中生存。对它们的栖息地进行有效保护至关重要。图片来源:云山保护

2008和2009两年,范朋飞和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云南盈江及腾冲两县的林业局合作,调查了高黎贡山保护区及周围区域的长臂猿分布状况,发现天行长臂猿的种群数量不超过200只。“这些长臂猿的种群数量非常少,片段化分布又非常严重。”范朋飞说。天行长臂猿的一个主要种群分布在保护区外的中缅边境一带,尽管当地的傈僳族居民不猎杀长臂猿,但因人口密度增大造成的栖息地丧失依然威胁着长臂猿的生存。研究者建议,天行长臂猿的受威胁等级应该被评定为“濒危”(Endangered)。而目前在中国尚有分布的西黑冠长臂猿
Nomascus concolor)、东黑冠长臂猿 (N. nasutus)。北白颊长臂猿
N. leucogenys)和海南长臂猿 (N.
hainanus
),都已被IUCN列为“极度濒危”(Critically
Endangered)物种。对长臂猿的有效保护,已经迫在眉睫。

和做科学研究时一样,“想要真正地保护这个物种,也肯定需要多方合作。”范朋飞说。去年,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立了大理白族自治州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中心(简称“云山保护”),希望通过保护以长臂猿等濒危旗舰物种来进一步保护西南原始森林生态系统。在范朋飞等人展开“找茬”研究的过程中,云山保护的两位理事,摄影师赵超和董磊就提供了大量的高清照片,为天行长臂猿的形态特征鉴定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图片 14云山保护的两位创始人范朋飞和赵超在苏典进行长臂猿栖息地调查。图片来源:云山保护

目前,云山保护正在与盈江县林业局和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管护局合作,通过宣传提升当地人的长臂猿保护意识。今年,他们将协同各方一起开展天行长臂猿数量及栖息地调查和巡护监测等工作。

30年前还在云南分布的白掌长臂猿 (Hylobates
lar
),如今已经在中国野外灭绝。希望靠研究者合作“找不同”而得以作为新物种被世人认识的天行长臂猿,也能在科研人员、保护组织、政府机构和当地百姓的合作中创造“不同”——获得不同于白掌长臂猿的命运,在高黎贡山的森林里世世代代地繁衍下去。

图片 15天行长臂猿靠手臂在林间荡行,在大树枝和地面上则是像人类一样直立行走。这些濒危的生灵还能在高黎贡山的高大树木上继续“天行”多久,取决于人类的行动。图片来源:云山保护

(编辑:Calo,阎璐,花落成蚀)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范朋飞)我们最新的结果显示高黎贡山的白眉长臂猿实际上是从来没有被科学界所描述的新物种,根据我们的研究成果我们把这个物种命名为hoolock
天行,它的中文名叫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或者叫天行长臂猿。

早在上世纪70年代,《野生动物保护法》尚未出台,“黑猴”的保护级别尚未确定之际,梨树村老社长就定了规矩,任何人不得捕杀“黑猴”,违者罚款猪肉60斤,人民币500元。在当时,这相当于一笔巨额罚款。

图片 16

电影 猩球崛起 剧照 图片来源:mtime 时光网

参考文献:

  1. Fan, P., et al. “Description of a new species of Hoolock gibbon
    (Primates: Hylobatidae) based on integrative taxonomy.” 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
     (2017).

专家介绍,此次确认的新物种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此前一直被认为是东白眉长臂猿,这种长臂猿主要分布于缅甸钦敦江以东至中国怒江以西的区域中。但经过对比研究,研究人员发现,高黎贡白眉长臂猿与东白眉长臂猿外貌特征、牙齿及分子生物学方面都有着显著差异。

2017年1月,这种“黑猴”被认定为一种新物种,正式命名为高黎贡白眉长臂猿,这也是中国科学家命名的唯一一种类人猿。高黎贡白眉长臂猿原来隶属于东白眉长臂猿,研究工作者经过分类学研究后,将它从东白眉长臂猿中独立出来。

  生存现状堪忧

扭扭捏捏呢

文章题图:云山保护

(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范朋飞)典型的东白眉长臂猿雄性,它的下巴的胡须是白色的,它的双眼之间以及眼部和鼻孔之间有少量的白毛,另外它的会阴部睾丸上的毛是白色的或者是灰白色的。但是我们高黎贡山的这种白眉长臂猿它的眼眶中间或者是它的眼眶下面与鼻子之间的部位没有白色的毛,另外它的下巴上的胡须是黑色的或者是棕色的,它的会阴部的毛也是棕色的或者黑色的。

高黎贡白眉长臂猿属于国家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主要分布于怒江与伊洛瓦底江之间的中缅交界地区。今年初发布的一份研究称,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仅保存有白眉长臂猿不到20群,数量60-70只,其他种群分布在盈江县苏典乡、支那乡和中缅边境的腾冲县猴桥镇。

  但是咱们的这些“远房亲戚”却没有像人类一样有着庞大的种群,相反它们的数量少得可怜,仅200只左右,而且仍然面临人类的迫害和自然意外死亡等风险。

图片 17

专家介绍,尽管国内有多个长臂猿物种生存,此次发现并命名的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是中国科学家命名的第一种长臂猿。

近些年,随着动物保护意识的提升,为让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栖息地不被打扰,林子周边大片土地被撂荒,用于生活的采伐也被限制。

  一方面,天行长臂猿生活地高黎贡山地区的热带雨林正在逐年减少,甚至有的已经完全消失被开垦成了农田,因此它们都已被迫迁徙到了山上留存的少许原始森林中生活。

红毛猩猩King Louie,喜欢唱歌 I Wanna Be Like You 图片来源:mtime时光网

记者 刀志楠 昆明报道

“我们这就相当于一个‘民间保护区’。”曹兴贵说,保护工作也将人们的生产生活,挤到了艰难的一角。他是梨树村小组组长,寨子里的领头人。

  另一方面,天行长臂猿性成熟时间较晚,大概要到10岁左右,而且4-5年才能生一胎,这直接导致了其繁殖力较低,从而产生种族延续问题。

图片 18

可喜的是,随着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新命名的确立,保护工作的力度也在加大。金明芬告诉记者,该办今年初已经制定了针对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五年期保护方案,目前已经报给盈江县委常委会。

  此外,当地人还盲目坚持认为天行长臂猿的脑子吃了能治疗脑震荡,对其进行捕杀,这使得其本就堪忧的生存环境更加艰难。

电影海报,红毛猩猩King Louie和其他动物,**没有长臂猿**
图片来源:mtime时光网

金明芬说,如果方案得以实施,不管对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保护,还是对于附近村寨人们的生活改善,都将具有重要意义。

图片 19

图片 20

“黑猴”升级为新物种

  保护,刻不容缓

截图,跑龙套了一下 图片来源:Hollywood Reporter

虽然头一天还艳阳高照,但曹兴贵知道“黑猴”“哦吼、哦吼”的提醒会兑现,他让妻子晚上收了晾晒的衣服,第二天早上,梨树村果然迎来了一场小雨。

  如今科学界的命名以及各界的关注对于天行长臂猿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有关注才有主动保护。但是如果要真正做好天行长臂猿的保护,肯定需多方的共同努力合作才行。具体可以怎么做呢?

图片 21

梨树村位于盈江县苏典乡勐嘎村委会,距离盈江县城60余公里,沿着石头铺就的乡村路,大约两个小时可以抵达这个深藏原始森林的村寨,这里往西40余公里便是缅甸。

  建立自然保护区十分必要。目前天行长臂猿的栖息地已经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如果没有对其栖息地进行强制性的保护,那么其数量还可能继续减少。

截图,最接近男一号的一个镜头,露出半张脸

“黑猴”的标准名字叫高黎贡白眉长臂猿,这个名字的诞生尚不到一年时间。

  人工驯养繁殖也是保护的重要途径之一。和我国大熊猫一样,发展人工繁殖种群能够防止或者延缓种群灭绝的有效途径。但是对于天行长臂猿这一新物种,前期的训化还需要极大的耐心和专业知识。这一方面可以开展国际合作,引进资金和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来保护世界共同的资源财产。

简单梳理一下灵长类动物的分类关系,目前公认的是灵长类在6500万年前分化出来,直至现今共有481种。灵长类动物通常被分为2个大类:原猴亚目Strepsirrhini
和简鼻亚目Haplorrhini。原猴亚目有包括2个下目infraorders:狐猴下目Lemuriformes
和懒猴下目Lorisiformes。简鼻亚目分为2个下目—跗猴型下目Tarsiiformes(眼镜猴)
和类人猿下目Simiiformes。类人猿下目又可分为2个小目
(parvorders)—阔鼻小目Plytyrrhini (新世界猴,如夜猴,吼猴,蜘蛛猴等)
和狭鼻小目Catarrhini
(旧世界猴如猕猴,金丝猴等;还包括猿)。类人猿泛指人猿总科的物种,人猿总科
Hominoidea
属于狭鼻小目,在2500万年前从旧世界猴中分化出来,这一总科中包括长臂猿科Hylobatidae和人科Hominidae,类人猿与人类的亲缘关系由近到远依次是黑猩猩、大猩猩、猩猩和长臂猿。

2017年1月12日,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中山大学、云南省林业厅等单位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科研人员认为中国高黎贡山地区分布的东部白眉长臂猿是一个长臂猿新种,并将其命名为高黎贡白眉长臂猿。这也是中国科学家命名的唯一一种类人猿。

图片 22

图片 23

盈江县林业局野保办主任金明芬介绍,高黎贡白眉长臂猿主要分布于怒江与伊洛瓦底江之间的中缅交界地区,即东部以怒江为界,西部以伊洛瓦底江及其上游恩梅开江为界。在中国,仅分布于怒江以西的高黎贡山南段保山市隆阳区、腾冲县和德宏州盈江县。

  民间的自发保护协会也是一股很鲜活的保护力量。其中的一个研究员就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创办了“云山保护”(大理白族自治州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中心)来给当地人宣传和提升长臂猿的保护意识,并对其长臂猿进行巡护。此外,相信今后将更多的民间保护组织也参与到天行长臂猿的保护工作中。

猿类骨骼示意图,从左到右依次是长臂猿、人类、黑猩猩、大猩猩、猩猩。当然,实际大小的差异比图片显示的更大。
图片来源:维基

盈江县分布着20-22群高黎贡白眉长臂猿,占据了目前中国境内白眉长臂猿种群总数的一半甚至到2/3,盈江县对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保护,对该物种的延续至关重要。

  总而言之,不论是科研人员,还是保护组织、政府机构还是我们普通人,在天行长臂猿以及其他濒危动物的保护中都应担起责任,让其与人类和谐相处,世代繁衍。

从解剖特征来看,长臂猿是类人猿里最像猴子的猿,相对于其他猿类(黑猩猩、猩猩、大猩猩)个体相对小很多,体型大小的性二型差异最小,即雄性和雌性大小相似,所以又称为小猿。由于长臂猿长臂灵活的特性,在树栖哺乳动物中,移动速度最快,纵身一荡便可飞出8、9米的距离,要不是没有尾巴,简直就是个猴子。行为习性都显示出对树栖生活的极强的适应性。长臂猿的行为也像人,经常在树上依靠两足行走,从背影看,就像人在树干上走。

梨树村位于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活动的腹地。寨里的人们对这种“黑猴”再熟悉不过,它们一般五六十公分长,雄性为褐黑色或暗褐色,眼眉则有一簇白色毛发,十分显眼;雌性大部灰白或灰黄色,眼眉相对浅淡。“黑猴”们从一棵树上一跃而起,落在另一棵树上,几乎从不落地。

  【小编推荐】

图片 24

当地流传着一句谚语,“鼹鼠不见日,黑猴不下树”。传说鼹鼠和“黑猴”曾经对赌,如果鼹鼠跑到地上来,或者“黑猴”落到地上,都将被诅咒。即便是饮水,据说“黑猴”也是将一只尾巴挂在树上,身子悬于空中,再垂头到泉眼。

  15万头濒危羚羊的暴毙,给人类带来的反思

一只西黑冠长臂猿雄性背影。 拍摄者:熊世明

寨子据说是从隔壁福贡县迁徙过来的,已有数百年历史,那里的人们也多是傈僳族。傈僳族经济相对落后,对一些动物有着朴素的信仰。傈僳人的不少寨子藏于深山,“黑猴”年复一年的叫声,仿若一个熟悉的邻居,给寨子注入了生气。

  大型食果鸟类锐减
引发热带雨林危机!

长臂猿有一个特殊的行为就是鸣叫,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伟大诗人李白的千古流传的诗句:

曹兴贵记得,很小的时候老人们就告诉他,这种动物是有灵性的,伤害不得。寨子里很早就约定了口头协议,如有人猎杀一只“黑猴”,罚款猪肉20拽(当地民间计量单位,1拽为3斤),酒水一坛(60斤)、大米100斤。

  世界上这七大野生动物保护区
你都知道吗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上世纪70年代,《野生动物保护法》尚未出台,“黑猴”的保护级别尚未确定之际,梨树寨老社长余世才就制定新的管理制度,任何人不得捕杀“黑猴”,违者罚款猪肉60斤,人民币500元。在当时,这相当于一笔巨额罚款。

  不看颜值,丑陋动物保护协会是什么

诗句中猿声啼叫的地点“白帝城”是长臂猿的历史分布区,由于栖息地丧失等多种原因,现在我国的长臂猿仅零星分布于云南、广西和海南地区。

与别的“泼猴”不同,这种“黑猴”几乎从不破坏庄稼,更不会伤害家畜。它们以野果子为生,总是远远地在寨子附近的林间叫喊。对当地人来说,这些叫喊意味着要么天将下雨,或者要放晴,抑或村里可能有其他事情发生。

  在路上遇到幼鸟怎么办?

每天清晨,长臂猿都会鸣叫,多是由雄性发起,雌性配合,形成“二重唱”,每一种长臂猿都有属于自己的流派唱法。1871年,达尔文在他的书《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中说

曹兴贵的家位于寨子斜坡上端,对面约莫两公里外的山林里常有“黑猴”出没。经年累月的生活经验告诉他,如果“哦吼”的叫声在日出前来自山脚,预示着降雨可能不久到来;如果日出后,叫声来自山顶,说明晴朗的天气将一直持续下去。

….
原始的人类使用声音发出有节奏的旋律,那是在唱歌,就像每天长臂猿在做的那样
….,这种方式可以表达出多样的情绪 ….”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volutionary\_musicology\#cite\_note-1)。

梨树村属于高寒山区,缺乏人工灌溉设施,农业生产停留在“靠天吃饭”的阶段,“黑猴”的声声叫喊,也是附近寨子安排生计的“天气预报”。曹兴贵当了近60年的农民,这个经验屡试不爽。

达尔文指出了长臂猿鸣叫的吸引异性的功能,除此以外,长臂猿的歌声还具有许多其他功能,比如对外界宣告领地,身体条件,家庭稳定。长臂猿多数是一夫一妻的社会系统,和现代人类的家庭很相似,夫妻团结是家庭稳定的根本。

去年秋天的一个早上,未见日出,“哦吼”的叫声在对面山脚久久不散。曹兴贵赶紧提醒临近孟岗村的朋友,天气将大变,抓紧时间收割稻谷。不久,当地连续下了一个星期的雨。

图片 25

栖息地破坏的威胁

雄性天行长臂猿在给雌性理毛。 图片来源:云山保护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盗猎活动猖獗,许多家庭都藏有枪支。猴头据说是一种药物,对于治疗头痛有奇效,被捕杀的情况时有发生。这时,寨规起到了一定约束作用。

在所有类人猿中,长臂猿的多样性最高,是其他类人猿种类的10倍(黑猩猩 Pan
2种:黑猩猩和倭黑猩猩,大猩猩 Gorilla 2种:西部大猩猩和东部大猩猩,猩猩
Pongo
2种:婆罗洲猩猩及苏门答腊猩猩)。2017年,一个新的长臂猿物种的发现更进一步提高了长臂猿的多样性,从19种增加到20种。
长臂猿的4属20种
白眉长臂猿属Hoolock 3种
西白眉长臂猿 Hoolock hoolock
东白眉长臂猿 Hoolock leuconedys
天行长臂猿 Hoolock tianxing
长臂猿属 Hylobates 9种
敏长臂猿 Hylobates agilis
白须长臂猿 Hylobates albibarbis
克氏长臂猿 Hylobates klossii
白掌长臂猿 Hylobates lar
银长臂猿 Hylobates moloch
穆氏长臂猿 Hylobates muelleri
阿氏灰长臂猿 Hylobates abbotti
东婆罗洲灰长臂猿 Hylobates funereus
戴帽长臂猿 Hylobates pileatus
冠长臂猿属 Nomascus 7种
西黑冠长臂猿 Nomascus concolor
东黑冠长臂猿 Nomascus nasutus
海南长臂猿 Nomascus hainanus
北白颊长臂猿 Nomascus leucogenys
南白颊长臂猿 Nomascus siki
北黄颊长臂猿 Nomascus annamensis
南黄颊长臂猿 Nomascus gabriellae
合趾猿属 Symphalangus 1种
合趾猿 Symphalangus syndactylus

1979年前后,一位外地人盗猎一只“黑猴”,被村民抓住,罚款了150元,这相当于现在的近万元。1994年,又一只“黑猴”被隔壁寨子的人捕杀,村民们商定罚款250元、啤酒六箱、米酒十斤。但此人拒绝缴纳。

新闻发布会

图片 26

2017年1月12日,在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举办的天行长臂猿新种命名新闻发布会现场

2017年1月12日,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云南省林业厅、中山大学等单位联合召开了高黎贡山白眉长臂猿(Hoolock
tianxing)新种命名发布会。经过中山大学范朋飞团队团队领衔的多国科学家合作,高黎贡山白眉长臂猿有了新的名字——天行长臂猿,研究论文发表在美国灵长类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rimatology》上。高黎贡山白眉长臂猿的命名引起了国内外媒体高度关注。

后来,梨树村小组长曹兴华带着十余人,上门追讨,最终迫使对方缴纳了罚款。

为什么认为天行长臂猿是新种?

图片 27

从左到右依次是
西白眉长臂猿,西白眉长臂猿米山亚种,东白眉长臂猿,天行长臂猿
照片来自:Figure 2 in Fan et al. 2017

分类学上,通常认为长臂猿科Hylobatidae白眉长臂猿Hoolock
hoolock仅有一种,包括2个亚种(H. hoolock hoolock 和 H. hoolock
leuconedys)。以钦敦江为界,分布于东西两岸。2005年,著名的动物学家科林·格罗夫根据毛色形态差异,提出将两个亚种升级为两个独立种,即东白眉长臂猿H.
leuconedys和西白眉长臂猿H.
hoolock。分类的主要依据是2个,一个是形态上的依据:东白眉长臂猿的成年雄性具有两条明显分开的白色眉毛,
下巴普遍长有白色胡子,
阴毛为白色,成年雌性四肢颜色比身体其他部位颜色偏淡;
西白眉长臂猿的成年雄性白色眉毛不能截然分开, 中间有白色毛发相连,
下巴上白色胡子较少,
阴毛为黑色或灰色,成年雌性四肢颜色与体色相近。另一个是地理分布上的依据,即缅甸境内的钦敦江为这两个物种的分界,西白眉长臂猿分布于西岸,东白眉长臂猿分布于东岸;钦敦江分隔了两种长臂猿的分布区,阻断了基因交流,导致异域成种(Allopatric
speciation)。

天行长臂猿原被认为是东白眉长臂猿分布于高黎贡山的一个种群。范朋飞团队基于形态学、分子系统发育学以及地理分布的证据将其定为长臂猿新种。天行长臂猿与东白眉长臂猿的形态区别主要体现在毛色差异,例如,雄性天行长臂猿的白色眉毛比东白眉长臂猿的略暗,下巴没有明显的白色胡子;雌性长臂猿的白色脸毛略暗,且白色脸毛覆盖脸部的面积明显少于东白眉长臂猿。从地理分布上来看,恩梅开江(伊洛瓦底江源头之一)成为隔离天行长臂猿和东白眉长臂猿的重要障碍,就像缅甸钦敦江隔绝了东白眉和西白眉的交流,印度察隅河隔绝了西白眉长臂猿米山亚种和其他长臂猿的交流。现在,天行长臂猿主要分布在恩梅开江以东的高黎贡山,东白眉分布在恩梅开江以西的缅甸境内。种种证据都将天行长臂猿推到了独立物种的舞台,并且分子遗传学证据也表明这个物种与典型的东白眉长臂猿在距今约49万年前就已产生分化。

实际上,保护与发展的冲突,也长期困扰着梨树村的人们。除了盗猎行为,最大的威胁来自于人类活动对其栖息地的破坏。中缅边境一带森林面积大,随着经济的发展,森林砍伐的规模越来越大。

为什么发现一个新种这么重要?

我们对大自然的认识,是从分类开始。比如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猴子;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猴子其实有很多种;从事研究后,接触了系统的分类学,猴子对我来说是一个庞大的类群,就像一棵枝繁叶茂的生命之树,从树根到每个枝桠,代表着接近500种灵长类动物之间的系统发育关系以及进化历史;顺着树枝总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祖先。生命之树的每一个最小分支,都是一个分类单元,人们称之为『物种』。

图片 28

灵长类系统发育示意图。图片来源:wwnorton.com

物种是生物多样性的一个基本单元,保护国际(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将地区的物种数目和特有物种数目作为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的评估依据;世界濒危物种保护联盟(IUCN)将物种作为评估野生动物濒危等级的基本单元;国家的生物多样性丰富度以物种数目为基准。物种为科学、理性的比较研究提供客观依据。我们对于物种了解的越多,也就越能理性地认识世界,尤其在当下气候变化过程中对生物多样性变化做出合理的分析和预测。

长臂猿是我国分布的唯一类人猿,根据2000年以后开展的多次长臂猿种群分布调查,中国目前约有331群长臂猿。由于受到栖息地退化丧失和破碎化、非法捕猎、人为活动干扰等威胁,曾经在我国分布的6种长臂猿中,白掌长臂猿和北白颊长臂猿均已被报道野外灭绝。西黑冠长臂猿种群数量最大,也仅有1000只左右,主要分布于滇中无量山和哀牢山一带,以及零星分布于永德大雪山和金平芭蕉河的小种群;东黑冠长臂猿在我国境内仅有4群25只,海南长臂猿全世界仅有3群26只,这两种长臂猿都曾被列为全世界最濒危的25种灵长类之一。而新种天行长臂猿,我国境内大约分布有150只左右,有证据显示缅甸可能分布有较小的天行长臂猿种群,所有的天行长臂猿都面临着捕猎、栖息地丧失、退化等威胁。新种的发现提醒了我们这一物种远比我们认为的更为稀有,生存状态也更濒危。在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东白眉长臂猿由于在缅甸的种群数量超过31万只,被列为易危Vulnerable,天行长臂猿在升级为独立种前也属于这一等级,即使实际种群很小,却无法在濒危等级上面体现,假如该种群消失,也只是东白眉长臂猿的一个种群消失而已。天行长臂猿新种地位的确立,根据其极少的种群数量和严峻的生存环境,研究者有充分的理由建议将其升级为濒危Endangered。保护级别的提升,可以引起相关管理部门的重视,得到更多的关注,有利于该物种的拯救性保护。

图片 29

天行长臂猿母子。图片来源:西南山地 李彬彬

新种的发现再次提醒我们,物种是生物多样性的基本单元,同时,也是我们认识世界的基础方式。物种的存在及相互联系使自然界和谐统一,我们对物种理解的越深,就越能看清生态系统的维持机制。我们面对着很多问题,什么推动了长臂猿的物种分化,他们和他们所栖息的环境代表了热带、亚热带原始森林生态系统,他们和栖息地如何互相影响。为什么会产生形态上的差异,环境又发挥了怎么样的功能?是否还有我们尚未发现的新物种存在,至少在时间上也已经被隔离了很久的时间?如果有的话,河流隔绝是最重要的原因么?另外,科学家一直在寻求人类社会中一夫一妻制的形成原因,天行长臂猿是类人猿,属于典型的一夫一妻社会系统,在所有的一夫一妻动物中,长臂猿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对于我们研究一夫一妻社会系统的进化具有重要意义。天行长臂猿的种级定位为回答以上问题迈出了重要一步,然而,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我们得保护好他们,因为他们是处于灭绝边缘的濒危物种——天行长臂猿。

盈江县林业局法规股股长余生虎告诉记者,高黎贡白眉长臂猿一般三五成群,占据一块领地。幼崽性成熟后,便会从原来的群体中分离出去,到新领地繁衍。由于森林遭大量砍伐,导致栖息地面积减少,生存走廊带断裂,直接危及到了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种群的数量。

梨树村的不少人记得,小时候,附近的孔家湾、王家寨、龙朵寨和马栗坝,都有一群“黑猴”活动的痕迹。但随着人类活动的增加,如今其他几个寨子,早已听不见“黑猴”的叫声。

余生虎说,近些年政府推行林改政策,一些林地被划为国有集体林地,禁止任何采伐,这对于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保护有利。此外,林子周边的土地,许多纳入退耕还林政策,或被立项发展经济林种植,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人类活动对“黑猴”领地的影响。

对于这些保护方案,并非所有人都支持。前些年寨子里提议,为了保护“黑猴”的栖息地免受打扰,先将山林周围一些耕地停掉,再争取一些政府项目或补偿,但当时就有人反对,“不种地吃什么”。

村民曹忠才家有20多亩地停止耕种,占全家耕地的一半,之前这里种植玉米和油菜,停耕后骤减的粮食收成,很长一段时间让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窘。曹忠才的两个孩子,一个读高中,一个读职校,他只能种些草果,又在外打些零工,维持一家人的开始。

而一些没有被划为公益林的片区,商业采伐和薪炭用途的采伐,依然是合法的。由于这些片区跟公益林相连,这可能导致“黑猴”活动区域的阻断。

梨树村附近的“黑猴”核心领地,是一片数百亩的原始森林,这里已被划为公益林。11月初,记者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从山脚循着溪流爬至山顶,这里古木参天,林荫遮蔽天日,一些不知名的野果,随处可见。

大约一个小时爬到山顶一侧后,呈现眼前的则是另一番景象:光秃秃的山地上,只稀稀落落地分布着一些低矮的树木,不远处,还可以听见伐木机工作的声音。余生虎说,这些空白的林地,隔断了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活动领地。

公益林的生态补偿,逐年递增。现在,梨树村每年的公益林补偿46000元左右。一些村民抱怨,公益林的补偿太低;此外,有些没有薪炭林的老百姓,日常生活烧柴,甚至需要到外地购买,这让他们十分为难。

五年保护“方案”已上报

目前,中国有两个针对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保护区,即国家级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和云南省级的盈江铜壁关自然保护区,保护区的总面积为15.8万公顷。但从数量上看,目前高黎贡白眉长臂猿仅有一半甚至不到一半生活于保护区内。

另一半的种群如何保护?

盈江县林业局野保办主任金明芬介绍,为了减少人们采伐森林,尽最大限度保护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的栖息地,2015年,在动保组织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和云南省绿色发展基金会的支持下,德宏州和盈江县林业局在梨树村邻近的香柏村实施了支持白眉长臂猿周边社区发展计划,共投入资金30.22万元,为香柏村配套节柴灶83户、新建设太阳能热水器83台,种植方竹82亩,增配森林管护员2名。

金明芬承认,这些保护工作的覆盖范围有限。可喜的是,“黑猴”被确定为新种并命名为高黎贡白眉长臂猿后,相应的保护力度也在加大。

盈江县作为全国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种群最多的地域,于2017年初制定了一个为期五年的保护实施方案,即《盈江县境内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种群保护实施方案(2018年—2022年)》(下称“方案”)。

如果该方案能够落实,有望改变目前栖息地破碎、老百姓支持乏力的局面。

记者注意到,根据“方案”的规划,未来五年全面保护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栖息地将成为重要工作。“方案”要求设计生态补偿,将分布在保护区外的村寨集体林、商品林内的长臂猿种群进行就地保护,防止破坏白眉长臂猿栖息地连贯,保证种群交流,促进物种种群数量增加。

“方案”显示,高黎贡白眉长臂猿分布区涉及2个乡镇,6个村民委员会20个自然村组。除去部分人工林及海拔较高没有长臂猿活动信息及被破碎的森林,将植被较为原始,并与有白眉长臂猿种群分布的9个区域链接的天然林,列入盈江白眉长臂猿物种活动的栖息地。

栖息地包括国有林、集体林和村组商品林,共计总面积有156949亩。除去已经享有国家补偿的国家级公益林和集体公益林外,属于长臂猿活动区但未列入补偿的有34231亩。

从规划图上看,梨树村的大片林地包含在高黎贡白眉长臂猿活动栖息地内。这意味着,曹兴贵家对面那些光秃秃的山头,有望与“黑猴”的核心活动区连成片,重新恢复生机。

金明芬告诉记者,周边分布有白眉长臂猿物种信息的大部分村寨,一直就有自发保护的传统,有些还奉为神,现在村寨自身也想通过保护高黎贡白眉长臂猿物种来获取收益,促进村寨的发展。

她说,一些社区普遍认为,如果将属于村集体的林子纳入生态补偿,对于减少人类活动的作用较大;同时,这部分公共补偿可以用于村寨成立保护长臂猿的活动室、增加和配置活动室设备、帮助建立社区活动场地及修缮维护社区的公共基础设施。

金明芬说,该“方案”已经上报到了盈江县委常委会,待通过之后,将尽快向上级单位争取经费的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