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一部电影看过也就看过了,有些人看重情节,有些人看重情结,3到5分的电影口碑也不会偏差太大,可惜这次到底是陈发的红包太多呢还是民间粉丝自发组织起来,这就不得而知了,一部逻辑都不通顺的电影一上映豆瓣就打分打到8(时光网暂时7.8),只要有人指出逻辑错误,不好看,或者拿他和其他经典电影相比了,立马下面一群人骂楼主傻逼不懂得欣赏。我谢谢你们哦,这样的欣赏水平还是别要的好。拿他和杜琪峰比较,不乐意;拿他和无间道比较,也不乐意;就连沾上一点点名片的影子都不乐意。只一个劲儿的在强调延续了快消失的香港电影情怀、年度最佳电影。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去,犹如晚清自夸我们仍是天下第一一样可笑。

冲着张家辉,刘青云,古天乐三位主演把扫毒看了,虽然剧情bug很多,但看完之后还是被故事虐的有一种心绞痛的赶脚。坐在我旁边的Y小姐更是哭点低得离奇数度落泪。
秋官的《誓要入刀山》贯穿始终,在现代社会,一首从收音机里放出来的歌总是带给人一定的年代感,更何况是陪着三位主角成长的浩气状,过千关,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不仅唱出了三人的兄弟情,更在古天乐想回家陪老婆不想干卧底的时候,坚定了陪兄弟一起扫毒到底的决心。
从主演就看出这注定是个男人戏,手足情,刘青云智商高聪明,古天乐能打,张家辉不上不下但从片中看车技无敌。三人从小玩到大,一起考警校,不是亲人但对互相无比信任胜似亲人。所以五年后酷似张学友的张家辉回来后,其实心中虽然也有过怨恨,但还是想着与兄弟回来团聚,只是回来想要个解释,想听听两位好兄弟的真实想法,听完还是好兄弟。
看完以后的感觉就是,帅气,太帅气了,尤其是三人最后勇闯八面佛暂居地,但是发现是替身后,坐在沙发上的场面,感觉三人看到是替身的那一刻心中都明白此行凶多吉少,估计就交代到这儿了,但是可以跟自己的兄弟一起并肩作战又有什么可怕的呢。所以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冷静一下,又哼唱起了誓要入刀山(叼着烟断了手的张家辉简直帅爆了),这暴风雨之前的平静更让人紧张,接着三人如开挂般一连串的枪战场面,虽然细想下来如枪神附体般干掉大部分重型武器是多不现实,但还是看得人酣畅淋漓,三人默契的动作衔接,默契的换枪,默契的互相照应,干净利落真是让人看得痛快。
近几年被合拍片摧残的看完之后觉得扫毒有着最起码的港味,开头黑柴与古天乐在油麻地楼宇之间的逃亡戏,警方在金三角被雇佣军扫射张家辉开车带着刘青云古天乐米娜逃亡的追逐戏,浩园追悼戏,张家辉五年重新回归后三人在货运码头的车战戏,都给我一种港式警匪片应有的味道。
卢海鹏饰演的八面佛感觉可以表现的更老谋深算一点,毕竟是叱咤金三角唯一拥有军队的毒枭,杀Bobby真的还需要自己亲手动手吗。罗兰老戏骨的演技真是没得讲,最后把三兄弟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那句好朋友,有宽恕有包容就够了,让人不禁唏嘘感叹三人那坚不可拆的兄弟情。
ps.一个让我一直耿耿于怀的bug,八面佛的女儿儿子都不是亲生的吧,直升机扫射怎么就保证不会扫到他们身上,所以鳄鱼池的那段戏我都觉得八面佛不想要女儿的节奏。

    陈木胜有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身份——杜琪峰的弟子。欧洲人喜欢杜琪峰,《扫毒》作为闭幕影片在罗马电影节上映,宣传材料在介绍陈木胜时,不忘加上一个注释:Johnnie
To的学生。师徒二人在同一年不约而同都拍了一部古天乐主演的缉毒题材的电影,也算是个有趣的巧合。

        除了怀孕的警察老婆和风烛残年的老太太,电影《扫毒》大部分时间是几个男人支撑,终极boss八面佛女儿很漂亮,不过一起看的朋友出来说,在片子里这个角色是人妖。虽然早就知道演员是变性人,但对于她所饰演角色是“人妖”的说法,我当场表示不能同意,但因为观影前半段时间,我都在用手机一帖一帖地考据《誓要入刀山》词作者到底是古龙还是黄沾,以致错过一些段落,所以无从辩驳。

《扫毒》:香港电影再见情义
先不要说其它的,只一点,在《扫毒》里,我又找到了当年香港黄金电影时代的感觉。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那种情和义,只在《英雄本色》、《纵横四海》这一批电影里才出现过。现在,这种感觉出现在陈木胜的《扫毒》里。
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我们似乎从来不需要担心这三个演员的演技问题,老实说,这三个演员的演技比起刘德华这类的天王级人物还要让人放心。而当这三个中老年男人联起手来飚戏,无论是动作、情节,还是感情的张力,你只能用连呼三遍“过瘾!过瘾!过瘾”来表达内心的那种澎湃。
情节的紧凑、快速推进,自不必说。而这一切和演员入木三分的演技以及这部电影其它所有,一起加起来,就是为了一种感觉在服务。这种感觉,就是在暴力审美、黑色审美包裹下的那种酣畅淋漓的兄弟情。以前的香港电影很善于表达这种感觉,但是后来这种感觉在香港电影里再也找不到了,没有了这种感觉,即便是拍摄技术先进了很多,即便是道具、化妆技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香港电影也彷佛是失去了灵魂一般,再也不复当年光芒万丈的豪情。
和贩毒分子黑柴之类人的争斗,只是上硬菜之前的小小开胃酒。当刘青云饰演的警探马昊天面对泰国大毒枭八面佛的枪口,不得不在张子伟(张家辉饰)和苏建秋(古天乐饰)中间选择一个;这两个人,都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他选的,就可以活下来,另一个必须去死;这种选择是何其纠结?被遗弃的张子伟肯定会恨他,被选择活下来的苏建秋也未必就会对他感恩戴德,怎么选,都注定是错!而这,似乎才标志着影片的高潮刚刚开始。
在余下的五年中,马昊天自不必说,从鳄鱼口中死里逃生、后来做了大毒枭八面佛女婿的张子伟也不必说,即便是不再必须做卧底、已经升职的苏建秋,也是生活在一种不可言说的痛苦之中。五年后,兄弟三个人再见,各自驾驶一部车互相撞击的那场戏,把兄弟三个这些年来憋在心里的委屈,终于撞开了一个口子,观众也能从这道口子当中,感觉得到三个男人奔腾而下的眼泪。有恨,有不理解,而当张子伟说出“我听到了这五年来,我想听的话”的时候,他们,已经原谅了彼此;当在张子伟母亲病逝的床前,兄弟三个的手,紧紧握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已经能够放下了彼此。剩下的,除了“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之外,还能有什么?
三个老戏骨对这种兄弟情的把握拿捏,大开大合,又细致入微。大到枪战、生死,小到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堪称完美。
不能不说郑少秋原唱的《誓要入刀山》这首老歌。现在把这首老歌拿来在电影里装新酒,却是再和这部电影的情义主题合适不过。电影里有很多兄弟三个合唱这首歌的桥段,大小高潮部分,也全有这首老歌的旋律。正像张家辉所说:“《誓要入刀山》在香港堪称街知巷闻的金曲,也是一首‘情义之歌’,很多人喝酒喝开心了,经常会一起很大声地唱这首歌,越唱兴致越高。”电影最后的结尾,在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重新演绎的《誓要入刀山》旋律中,三兄弟在和八面佛的复仇之战中,慷慨悲歌,实在过瘾。
这部电影的成功,未必就标志着香港电影的中兴;但即便是香港电影就这样日薄西山,这部电影也起到了“回光返照”的作用,而当日薄西山,太阳最后奋力投掷出它最后辉煌的那一刻,又有多少人在为它感动不已?

扫毒最突出的无非是兄弟情,很燃很热血有木有,三人一度唱起的那首《誓要入刀山》勾起无数7080汉子们的兄弟情怀,但情怀归情怀,请带上脑子看电影。
·卧底本来就是很保密的一件事情,照理来说资料什么统统都要消掉的,在泰国那个破警察局都能调到古天乐的资料真伤不起。
·三人智闯缅甸不带任何backup,你们不是要PK亚洲最大毒枭吗,装备跟不上真的大丈夫吗?
·扫射那段……无力吐槽……直升机担当起了轰炸机的重任,黑鹰自行惭愧的哭了……不得不提二儿子真绝色!
·张家辉掉下去那里和盆友都觉得主角没那么容易挂掉,一直在猜测如何重新闪亮归来,唔,闪亮的瞎了狗眼。备注:以后切忌将编剧的智商估计的过高。
·情感转变之迅速,可能是三人演技过硬吧愣是唬住看哭了一票儿人,生硬的心理转变细节bug全部被血与泪淹没了。
·雇得起直升机雇佣军却买不起防弹衣,所有儿子齐上阵最后还搭上了自己的命,这个毒枭当的够衰。
……

    杜琪峰的《毒战》偏重写实,制毒、运毒、贩毒的过程,真实丑陋得惊心。《扫毒》不同,虽然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一个真实的故事(陈木胜看过一部纪录片,讲述两个美国缉毒警为抓哥伦比亚毒枭,穷追不舍,用时两年,从南北追到北美,期间双方各有不少伤亡。毒枭不解:何以如此执着?警察答曰:这是我的责任。),但毒品对于陈木胜只是一个噱头,一个引子,一个引发冲突、制造矛盾的诱因,即便把扫毒换成扫黄、扫黑、扫地,对剧情的推进和人物关系的建立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电影让我眼前一亮是从三个人身旁的收音机里放《誓要入刀山》开始,三位即将生离死别的警察在此处争论谁是70年代末那部武侠电视剧里的“西门吹雪”,这种只属于孩童的游戏出现在山雨欲来之时的群戏里,感觉恍如周董《最后的战役》里唱的“机枪扫射声中我们寻找遮蔽的战壕、儿时沙雕的城堡毁坏了重新盖就好”以及“在硝烟中想起冰棒汽水的味道”。

反正主角光环在这部里面是发挥到淋漓尽致,随时站立式回血回蓝减伤无CD开启所有技能不需要读条瞬发,中几个弹算什么小case啦ο(=·ω<=)ρ⌒☆

    《扫毒》的内核在于一个“情”字——友情、爱情、亲情,各有涉及。尤其是三大主演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之间的兄弟情,是整部影片推进的源动力,矛盾冲突都来自于他们内心的想法和作出的选择,每一个选择都会对之后的人生造成极难挽回的影响。而故事最终的救赎,依靠的同样是三人之间的情谊,在陈木胜看来,兄弟情深是化解一切问题的钥匙。虽然有漂亮的袁泉和性感的宝儿这一个半女性角色,可最让观众揪心的还是三个男人之间的虐恋情深。陈木胜坦陈自己受张彻、徐克、吴宇森、杜琪峰影响最大,而这四人最大的共通之处就是善于刻画男性之间一诺千金、生死相许的铁血情义。

        主角成为不光彩的警察出现在院线电影中,这是创作者让人纠结但不得不叫好的设计,实际上下个月上映的一部香港警匪电影里同样会出现这样的安排。不知此种设定是趋势还是巧合。毋庸置疑,陈木胜导演擅长拍警匪片,不过在盘踞于电影《扫毒》中间的高潮戏中,毒枭动用火力强劲、能立体作战的私人武装,这让港式枪战电影变成战争戏,就好比“短打书”变成“袍带书”,依说书艺人的技艺、特长,水平必会出现参差,于电影而言,这样的变化对于导演更具考验性。如此理解,《扫毒》这段戏里调度上的种种喧闹不尽如人意的瑕疵,便不足挂齿。

口说无凭,所有情节就感觉靠他们在说,这感觉和<致青春>的后半段一样靠着一张嘴在推动发展。小时候的情节是三个人吃面说出来的(或者说是唱更合适),古和老婆的感情也是说出来的,三人天台的原谅和5年的空白也是说出来的,细节的缺失所有解释不通的地方都能用一句兄弟情解释过去。一开始古打那个告密电话更多的是私心,为了回家和老婆团聚,回去过的最好的也是他了,细想想老古根本没把兄弟放心上嘛~一直想着的是我有老婆家人你们是光杆司令,那么致命一击兄弟们你们真的不反感吗?这么大气的兄弟我也好想要_(:з」∠)_。最后三人视死如归的时候老古你忘了大明湖畔的老婆女儿了吗?死去的两个好基友好欣慰啊你果然打心底是爱他们的。

    为了让文戏更出彩,陈木胜先后请了三个“不能说他们名字”的著名编剧,磨合之后,感觉理念不合;继续找编剧,仍然没有达成共识,整个创作过程历时良久,陈木胜也说自己“从未如此纠结过”。最终上映的版本,剧情上虽然难说一流,但比之陈木胜前几部遭人诟病的恶评之作,水准显然大幅提升。

        张家辉角色初时顽皮稚嫩,在三人之中,看来城府最浅,会略紧张地用“震音”学“原版郑少秋”唱一句“浩气壮、过千关”,事实上,《扫毒》里古天乐角色与刘青云角色关系之设定略像月前的《逃出生天》,还好有张家辉加入,纯粹增色、避免雷同。此后此人命运大转折,前后几个瞬间的表情让人看来心疼。几天前我看《扫毒》完毕,说“这是一部看完能让人‘心疼’的电影”,所谓“心疼”,更多便是来自张家辉饰演的角色。

每次要煽情了就一二三唱“誓要去
入刀山”,这和每次犯错就对着老婆跪下求饶说“老婆我错了”的男人有啥区别啊,空喊口号呀这是。可惜这些感动和编剧导演的智商没有一毛钱关系,就像每次老婆原谅这个下跪的人只是看在往昔的情分而不是这一跪有多感动天地一样。

    武戏是陈木胜的长项,枪战、爆破是他立足香港影坛的看家法宝,相对于及格水准的文戏,《扫毒》的武戏值得更高的分数。全片最精彩的动作戏莫过于大毒枭八面佛在泰国大开杀戒那一场,直升机扫射、追车、鳄鱼潭,丢下中枪兄弟的绝望、面对两个只能活一个的抉择的两难,这段时长二十多分钟的大场面枪战戏,没有片刻的冷场,虽然逻辑上有问题,可仅就观赏性而言,绝对可以值回票价了。大结局的那场发生在澳门夜总会里的决斗,一直在红色调的背景下进行,视觉上同样可圈可点,有血腥暴力的寓意,也象征着热血的兄弟情(此处视觉上的设定不知是否受了金知云那部《甜蜜的人生》影响)。

        作为内容属“短打”类的香港商业片,《扫毒》篇幅略长,但剧情紧凑、高潮相连,这同时也就造成内容衔接与部分桥段仍有欠推敲的问题,然而电影兔起鹘落、环环相扣,最终不忘在戏里戏外点燃热血,三人齐心,“虽千万人吾往矣”,此时便俨然《英雄本色》,又好比“毁坏的城堡重新盖好”,这些都属情怀到技术的用心之处,自能够抵消技术上的小问题。

到结束我完全不记得他们是缉毒警察了,别说头衔了,就连”扫毒”二字都已经被导演抛到不知哪里去了。

    九十年代,陈木胜给我们留下过《天若有情》、《冲锋队之怒火街头》这样的难忘之作,尤其后者,畅快淋漓,被多少当年混迹于录像厅的港片拥趸奉为经典。可千禧之后,从《三岔口》、《全城戒备》、《新少林寺》一路看来的观众,难免得出陈木胜江郎才尽每况愈下的结论。《扫毒》算是陈木胜为自己正名的作品,风格上依然是一贯的简单暴烈,虽然剧情上有硬伤,但总体看来,精彩刺激,的确一扫颓势,细节上间或犀利,偶露狰狞,都能让人看到曾经的那个能带给我们惊喜的陈木胜。

       

———————————-我是销魂的分割线—————————

    细节上的用心,俯拾两例。

        附1:今日本地《扫毒》点映,约莫快要结束的时候,枯坐家中的笔者收到一位女孩子微信说:“好看死了。”又说她身后有别的姑娘“要看哭了”。

刚在另外的楼看到了一个观点解决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疑惑,故事怎么就急转直下瞬间条理不清了的

    一,影片开始不久,三兄弟一起吃饭,一起唱“誓要去,入刀山”那场戏,可以注意三人的位置,古天乐处于画面中央,意味着他是之后发生事件的中心人物,他偷偷打电话给八面佛,也的确是三人关系发生巨变的始因;他坐在床上,比坐在椅子上的刘青云和张家辉矮了一截,也暗含他之后犯了错误、心理上矮人一截的意思。面光的张家辉,是被牺牲掉的无辜的角色,而背光的刘青云,则是作出那个“两个只能活一个”的黑暗决定的“坏人”。这场戏,三个人由冲突到讲和,最后看似融洽地一起吃饭,镜头上摇、后退,退出窗外,透过一个铁栅栏拍摄三人一起吃饭,铁栅栏象征隔阂,也寓意着三人之后心生隔阂分崩离析的结局。

        附2:关于《誓要入刀山》歌词

大家哪里开始觉得不对的?对,是电话。古天乐打电话给毒枭说有内鬼取消交易,然后内心打着小九九忐忑的希望毒枭不要出现然后让他们team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是!毒枭凭什么躲着他们不敢应战,古天乐也太图样图森破了吧。送儿子去明知道有鬼的局才是大bug啊,当然他们是主要演员他们不去戏唱不下去。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那通电话的问题,太莫名太不起作用了【如果古是真鬼那也就算了,这里可以当做一个反转,但古不是鬼,丢了智商一样的去打那通电话,无法理解=
=他真以为毒枭会因为说有鬼怕了他不来么??正常的脑回路不应该是杀气腾腾的来抓鬼吗。所以,电影从这里就开始有问题了,下面的所有情节都因为根基问题而产生问题了。

    二,刘青云在抓捕行动时,奉命放走林国斌,并让古天乐继续卧底,以揪出幕后的八面佛,古天乐不依,三个人在他女友海边的房子外发生口角。冲突结束,古天乐一人走到海边,站在栏杆旁看着大海,此时的画面构图非常凌乱,横竖相间的木条、栏杆上绕着的渔网,代表着古天乐此时混乱的内心。而当三人和好之后,同样的场景,却又拍出不同的感觉,一个仰角镜头里,三人并肩站着,中景镜头滤去了多余的画面,连本来看来凌乱的木条,此刻也整齐起来,寓意着三人达成共识,暂时平静的心理。

        1978年,黄沾为电视剧《陆小凤之武当一战》主题曲填词,即当时郑少秋所唱的“誓要去、入刀山、浩气壮、过千关……日后再相知未晚。”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大银幕上的老港片,誓要去入刀山。    以上虽然只是随便略举两例,其中却能看出导演花了心思。

        然而古龙《陆小凤传奇·凤舞九天》第廿一章《寻寻觅觅》(倒数第二章)中亦有如下文字:“陆小凤拿起桌上的筷子和碗,用筷子敲在碗上,高声唱道:‘誓要去,入刀山!浩气壮,过千万!……日后再相知未晚。’歌已尽,酒已空。陆小凤放下碗筷,转身离去。”

    在接受采访时,陈木胜谈起创新:“以前技术不发达,要通过看电影才知道很多事。现在我们已经在网上看到很多东西,所以‘新’这个字最重要,怎样找到新的题材,如何在电影里把这个题材发挥得更好,创作能力更高。”有趣的是,虽然口口声声在谈创新,可《扫毒》给我们留下的最大的印象却是——这实在太像一部八九十年代的老港片了。甚至有网友戏言,“这片可能未必最适合大银幕观赏,在录像厅看估计更嗨”。

        1974年至1975年,《陆小凤传奇·隐形的人》连载于香港明报,但未完结。后1978年9月至1979年6月,《隐形的人》更名为《凤舞九天》改在《民生报》连载。其中1979年3月之后的连载篇幅,推测是由薛兴国代笔。所以《寻寻觅觅》一章中引用《誓要入刀山》歌词(只有一字不同)的部分或是来自薛兴国。

    《扫毒》里浓浓的怀旧感无处不在。

        也即,《誓要入刀山》歌词原作者为黄沾,当无问题。

    三位男主角最爱的一首歌是郑少秋的经典金曲《誓要入刀山》,失意时、彷徨时、痛苦时,都会唱起这首歌互相鼓劲。而当电影结尾三人举枪并肩大战八面佛的雇佣兵时,这首歌再次响起,霎时间仿佛时间倒流,那些有过录像厅经历的影迷仿佛瞬间回到那些烟雾缭绕的旧时光,昏暗的录像厅、闪着荧光的电视、那么多兄弟情深的老港片……

    《誓要入刀山》是1978年香港武侠剧《陆小凤之武当之战》的主题曲,刘青云、古天乐、张家辉都称自己是西门吹雪,争执不下时只听张家辉说道:“西门吹雪有你们俩这么黑吗?”唔,这也算冷幽默一则。

    影片里有一段张家辉自断左手的戏,血腥、惨烈,却突兀违和,无甚必要,可又让人忍不住想起杜琪峰1991年拍摄的《至尊无上之永霸天下》,里面王杰砍手的那场戏。不知陈木胜此处是否在向自己的老师致敬?

    虽然是杜琪峰的弟子,但陈木胜在段位上显然要低不少。《扫毒》结尾,面对即将到来的泰国雇佣兵,三位男主角不躲不避,潇洒地点起烟细说从前。相似的情景设定,杜琪峰的《放·逐》里,黄秋生为首的一干兄弟放弃一吨黄金,轮流喝着一瓶威士忌慷慨赴死的场景,不知要比陈木胜高出多少。决战的枪战戏,包括刘青云站起以血肉之躯当盾牌、掩护古天乐开枪打死八面佛的镜头,则显然是吴宇森的做派了。不难看出,虽然是杜琪峰的弟子,可陈木胜其实继承的是吴宇森的血脉和衣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