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从技术层面上来说,这部电影在明显比4好一大截的同时,在拼命想够到前三部的水准的尝试中,多少有种后力不继的窘迫。虽然感受到在策略与动作的设置上,编剧还是拿出一定诚意在努力,但总感觉整体技术含量不及以往,再也没能像第二部中在几秒内查询时刻表然后秒到毫巅地利用列车和货船脱身那样能够令人拍案叫绝了。斯诺登事件、网络隐私问题、欧洲难民危机等背景设置,略显刻意使故事适应时代背景。然而如果放在近两年的同类型片中间来比较的话,仍算是上乘之作,再算上感情分,勉强能给5星。
为了看第5部,前一周特意把前三部又补了一遍。因此在观看的同时也就很难抵御拿它跟前三部相比拟的冲动。下面列举出来并不是说这部片子因袭旧例就不好;只是想要通过多年来伯恩/伯恩系列改变了什么,留下了什么,发掘一些值得品味的地方。
剧情构建上面,在这部中处处能见到前三部的影子。整部电影的框架,仍保留了第二、三部的特点,除引子和尾声外,在四个场景中,剧情的推动更多依靠的是根据少量信息而对局势作出精确判断的策略交锋以及实施策略所倚仗的行动和战斗,中间只穿插几段必要而简短的对话。在所有关于行动的篇幅中,又以准备和酝酿占绝大部分,策略发动和交战只是电光火石之间。
说到这里不得不佩服伯恩(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他的真名戴维·韦伯),十年间隐姓埋名,靠打黑拳一类的低等工作谋生,当事情找到头上,仍能维持应有的身体素质、敏捷的反映速度和精准的判断力。在各地流窜的同时,还要时时注意锻炼以上几种能力,因为他知道,作为整个美国情报系统一直悬而未决的意外因素,难保哪天不会出现什么新的危机,like
it always does。
再说人物,杜威继承了阿伯特和沃森的角色,作为潜藏在CIA内部的反面老大。不过这部中交待他从伯恩年轻时就是整个绊脚石计划的幕后推手,不禁令人疑问:在大约二十年前,他是什么职位?从前三部大概可以得出,CIA的权力架构大致分三个层次,最高一层是局长,第二层是如第二部中的阿伯特、第三部中的诺亚·沃森这种主管,第三层是如第一部中的康克林、第二三部中的帕梅·兰蒂以及本部中的希瑟·李这样的直接负责具体行动的副主管级;再往下就是一些没资格参与游戏的基层干部了。
那么,在第一二部的时候,阿伯特是主管,他上面有局长,并且第一部末尾阿伯特发起了黑石楠计划,那么此时杜威在干什么?第三部最后进去了另一个局长,此时杜威又在干什么?在本部中,看起来杜威也刚刚当上局长没几年。那么之前,作为一个连局长都不是的家伙,凭什么去作为一堆主管的幕后老大?如果说之前他不依靠官方身份而隐藏于幕后,那么为什么这次他要跳到台前来当局长?此前二十年他又是怎样只依靠文森特·卡索饰演的一个杀手确保事态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因为如果他掌握了多个杀手,那就有可能像第一部那样出现数个杀手追杀伯恩的情景了。当然,这样安排有剧情上的考虑,比如突出杀手的人物形象,使观众也感受到反派的魅力。
杀手这一形象的塑造还算成功,对自己从事的事业(暂不论对错)信念十分坚定,为此不惜除掉一切障碍。然而整个5部下来,除伯恩以外的所有杀手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最令我感受到人格魅力的,却不是本部的杀手,而是第一部中的教授。克里夫·欧文饰演的教授,文质彬彬,在巴塞罗那某中产家庭中为孩子补习功课,在接到一条短信之后踏上了命运之路。在一场经典的反狙击战中,教授棋差一招,临死前留下意味深长的遗言。
——We work alone, like you. We always work alone.
——Look at this. Look at what they make you give.
踏脚石计划被叫停后,计划中剩余的杀手被一一清除。第一部中酷酷不说话的曼海姆,干净利落地终结了康克林,最后也难逃一死,第二部中只是通过伯恩之外唯一还活着的踏脚石计划杀手口中间接透露。
被时代浪潮所淘汰的不只是杀手们。同样是在剧情中起类似作用的角色,有能力、做事周密、心存正义的帕梅·兰蒂,比之功利为主的希瑟强多了。然而显然干这行光凭正义感是不够的,她这样的人没能够在CIA里坚持下去,否则这些年下来,有着揭露黑石楠计划的功绩,即便当不上局长至少也是个资深主管,根本没有希瑟的位置。
玛丽死了,伯恩报了仇。妮基死了,伯恩也报了仇,虽然妮基在本部中充当的角色更多是类似于第三部被射杀的卫报记者。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恰好能够完美描述每次伯恩急流勇退时的状态,然而当观众们为两个小时中伯恩有多牛逼而津津乐道的同时,没有几个人会去想他究竟有多痛苦,为了这影片中两小时、剧情中两三天的光辉形象,经历了多少年绷紧神经、忍受寂寞和低劣的生活质量,还要尽力维持状态的逃亡生活。当结尾熟悉的音乐响起,观众再一次被情怀所击中,伯恩则结束了短短几天的巅峰时刻,重新踏上亡命天涯的路途,like
it always does。
只是,不像第三部结尾主题曲响起时,伴随着水中的伯恩重新开始了游动和妮基的会心一笑,给人一种破茧重生的新的希望,本部结尾时伯恩华发渐生的背影,伴随着的更多是落寞与无奈。这种日复一日枯燥且痛苦的逃亡生活,究竟要持续到何时?加上结尾若有若无埋下的引子,我们知道,早晚有一天,生命威胁还将伴随着痛苦一起找上更加年老的伯恩,like
it always does。

作为资深谍影重重铁杆粉,我对电影镜头小动作中反映的逻辑更加着迷,喜欢仔细解读导演和剪辑中留下的种种线索,通过线索反射特工的行动意图,我觉得这是这部电影的另一种回味无穷的魔性。

  No random and always a target
  
  题目是妮基说的关于伯恩的一句话,作为一个目标性不强的人,我很喜欢这话,所以当成了题目,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剧情回顾而已。文不对题

  
  别问你是谁,除非你决心选择惶恐莫名的生活.——摘自豆瓣ID“别问你是谁”的影评
  
  
  伯恩和玛丽两人在印度的一个海边小镇平静地生活着。屋子很简陋,厨房的勺子简单地挂在墙壁上,典型的发展中国家房子装修,和伯恩住过的巴黎公寓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家不在于豪华,而在于家人之间的相互关心和快乐相处,在于家里弥漫出的温馨感觉和欢声笑语。在半夜时伯恩经常会被过去支离破碎的记忆所惊醒,所幸的是玛丽一直在身边,关怀着他。她关心他是否感冒是否发烧,这种关心对于伯恩来说也许没有实际上的作用,因为伯恩永远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这种关心代表着在这个尘世上,你不是随风而逝的一片浮萍,有人牵挂着你,你有着存在感。玛丽温柔的拥抱让焦虑不能找回自己的伯恩平静下来。
  
  与此同时,CIA的兰迪”Pamela
Landy”正在指挥在柏林的一笔交易,这笔交易是用30万美元购买针对当年欲向CIA透露其内鬼的俄国政客Neski的暗杀的情报。”If
it only narrows the suspects, it’s a bargain at ten times the
price.”说得好啊。当年CIA的内鬼让CIA损失2000万美金。
  
  交易开始,俄国杀手出现,将交易双方杀死,并将伯恩的指纹留下。之后杀手赶往印度,要暗杀伯恩。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即使是伯恩也只能先逃跑再伺机反击,伯恩让玛丽开车并拿起枪准备反击。然而在逃跑过程中,杀手在山头狙击驾驶座上的人,还在怀疑是否真的有人追杀的玛丽被枪杀。“还来不及哭穿过的子弹就带走温度”,人生就是这样残酷。
  
  已经申明过退出Treadstone计划的伯恩异常愤怒,他带上舍不得烧掉的和玛丽的合照踏上了复仇之旅,他要杀死Treadstone的现任负责人!伯恩之后像一团的蓝色怒火在移动,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钟一言不发。与此同时,根据俄国杀手留下的指纹,兰迪发现指纹与Treadstone有关,于是向主管请求阅读相关材料的权利。在得到批准后,兰迪发现了伯恩的档案上写着:“Aborted
mission. Deserted. Possible diagnosis – amnesia. His last known agency
contact was Parsons, Nicolette.” 兰迪去找Treadstone的前负责人Ward
Abbort,Ward说的一句话很有意思”I think you’ve wandered past your pay
grade.”果然是资本主义社会啊,做事职权也是按薪水等级来划的。沃德在得知兰迪有授权时,勉强告诉兰迪,Treadstone已经在2年前关闭。当兰迪告知沃德伯恩杀死了她在柏林的手下时,沃德居然很吃惊的样子,难道俄国人事先没有通知他?关于交易的事情应该是他透露给俄国佬的啊,他应该是在装。
  
  兰迪在会议中开始叙述事情始末,7年前中情局汇往俄罗斯的2000万美金不翼而非,在接下来的调查中,一个名为neski的俄国政客与中情局联系,说知道内情。但随后Neski被杀害了,现在在柏林的交易就是要获得关于暗杀neski的情报。据她调查,康克林的个人笔记本中有大量他无权看到的绝密文件,在他死时他的私人帐户上有76万美金。她认为康克林和伯恩是一伙的,之所以这个交易引出伯恩出手,是因为这个情报肯定至关重要。所以她一定要调查清楚。
  伯恩用真护照在意大利的Naples进入欧州。至于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意大利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表现让伯恩认为在意大利更容易脱身吧。意大利警方发现这个护照已经过期,把伯恩拘留起来并通知美国方面。美国CIA也发现了伯恩的护照出现,派出当地的人员去将伯恩扣留。当地的执法人员显然不是伯恩这个一流特务的对手,瞬间被打晕。伯恩迅速复制了他的手机卡,并离开了海关。平凡和杰出的对比就是如此明显,你要成为平凡还是杰出?
  
  伯恩窃听到了之后兰迪和当地执法人员的通话,知道自己被误认为在柏林杀了人,并且知道兰迪要去柏林。于是伯恩也赶往析林。兰迪为什么要去柏林?她认为伯恩准备在naples安家。柏林离naples最近,并且中情局在那的设施较完善,于是她准备去柏林对付伯恩。沃德当年杀害neski的地方就在柏林,他害怕兰迪在柏林调查出不利于他的情报,所以拼命阻止,但阻止无效,负责人安排他们两都去柏林。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以前伯恩的后勤保障人员妮基被沃德带去协助调查。
  
  伯恩去往另一个在柏林的参加treadstone的特务的家里想获取更多的情报,在这里他得知treadstone在两年前被关闭了。当他准备闻开时,另一个特务说以为他是来杀他的所以通知了CIA的其他人。伯恩想开他的车走,谁知这个特务趁电话铃响时突然对伯恩下手,两人扭打在一起。最终还是伯恩技胜一筹,虽然他不想杀人,但是如果不杀了这个特工,他就会被缠上。之后当CIA的大部队来了,他就很难走了。于是伯恩杀了这个想置自己于死地的特务。这个特务是想伯恩立功吧,否则没理由自己找死啊。伯恩是怎么知道这个特工的,是怎么引起爆炸的?
  
  伯恩在柏林挨个打酒店电话,最终知道了兰迪下榻的酒店。他前往酒店,通过前台拨的号码知道了兰迪的房间,之后跟踪到了兰迪在柏林的办公地址。于是伯恩在办公地址对面准备狙杀兰迪,他认为兰迪可能是杀害玛丽的幕后凶手。在下手前他和兰迪通电话,发现兰迪的确不是幕后主使。伯恩随即要求和妮基见面。
  
  经过斗智斗勇,伯恩终于把妮基带到一个CIA无法监听的地方。伯恩和妮基对话,知道了沃德是treadstone的最高负责人,并且想起自己好像在柏林第一次执行任务杀了neski,而妮基告诉他他的第一次任务是在日内瓦。
  
  兰迪将伯恩头像发给了柏林警方,并且也下定决心干掉伯恩。这时有个CIA的探员私下和沃德说根据证据伯恩很可能是被栽赃的,这个可怜的索恩直接被沃德干掉了。公事不要私说,太危险了。
  
  伯恩去neski被杀的酒店住,希望能回忆起什么。很快他就被酒店的人发现了,CIA和特警都赶往酒店。沃德发现兰迪开始调查neski的案子,打电话给俄国佬Yuri,想让他杀了伯恩一了百了。可是Yuri已经把相关情报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怕没有证据的沃德告发了,所以Yuri不理他。伯恩出现,沃德坦白罪行,因为他没想到伯恩这种以前的杀手居然不杀他,还带了个录音器。
  
  将沃德扳倒之后伯恩前往莫斯科,对Neski的女儿说,她的爸爸不是她妈妈杀的,而是他被派任务而杀的。这就是慈悲之心了,谁都不想自己的母亲居然会杀害自己的父亲。最后伯恩用小破车和俄国杀手飙车而把俄国杀手弄成重伤,但最后他没有杀他。不杀,谓之仁。
  
  ”Matt的演技真的是很好,我从来没想过一张娃娃脸看起来那么憨厚的他可以演出这么矛盾的味道。这部《波恩的霸权》,男主角的台词少得可怜,大部分时间他都用动作和眼神在表达心情,然极具说服力。续集一向难以好过开篇,这套却是一个正面教材。我只是不太喜欢这个结局,孤独的Bourne再次隐身在人潮熙攘的都市,前程茫茫。
“摘自豆瓣ID”kathleen9″对“谍影重重2”的影评“喜欢这个男人”
  
  “片中以Bourne为代表的人物几乎可以说是Anti
007的“新型”间谍——低调、沉着、冷静、没有后援。看起来不起眼的人物却能在精确的判断后利用最恰当的时机瞬间勃发,顷刻间扭转局势。”——摘自豆瓣ID”冬冬”对“谍影重重2”的影评“嘎嘣利落脆!”
  
  They don’t make mistakes. They don’t do random.
  There’s always an objective. Always a target.

No random and always a target

熟悉的经典配乐,全程无尿点。基本与前作保持同一水准,这才是正牌的谍影重重!尼基作为存活三部的女配角,光环不是女主角胜似女主角,可是作为本尊回归的祭品,原味配方的开胃菜,导演已经决定了,由你来领便当。时隔九年依然凌厉,在眼花缭乱的镜头变换中,将关键信息精准传递给观众。激烈抖动画面+大量特写和大特写+快速跳切,它们可以说是《谍影重重》系列的标签性视觉风格。
格林格拉斯的所有努力都在表明这是一部原汁原味的谍影重重。首先就是电影的配乐,大部分旋律都来自前三部,当然会有一些重新创造的成分。还有就是标志性的不断晃动的镜头,估计有些第一次看的人会头晕。至于最重要的剧情,不想太多剧透,但可以说每一个场景都或多或少可以和前三部中的相映照,特别是很多经典元素都来自第二部,相信那也是格林格拉斯的得意之作。想起了第一部伯恩选在有示威yx的亚历山大广场和尼基见面,想起了第二部玛丽克鲁兹坐着伯恩的车被狙杀,想起了伯恩举起单筒望远镜俯瞰,想起了cia在电表箱装置炸弹,想起了cia利用指纹栽赃陷害,想起了第三部中伯恩偷偷将手机塞进罗斯的背包,想起了第三部中伯恩搜查丹尼尔斯的住所而被告知cia特工马上就要赶到,想起了第三部中兰迪和他上司出现了分歧而选择帮助伯恩,想起了第二部中伯恩用电线勒死了对手。。。
说一说谍影前四部剧情以及成功
—————分割线—————–
《谍影重重》问世之前,我们以为世界上的特工,要么跟詹姆斯·邦德一样有钱有型有装备,上天入地无所不能;要么跟阿汤哥一样在极限耍酷运动中收获大批迷妹……但杰森·伯恩这个特工,不仅以上通通都没有,而且还不知道自己是谁。
马特·达蒙饰演的特工杰森·伯恩意外失去记忆。《谍影重重》改编自现代惊悚小说之父罗伯特·鲁德鲁姆创作的一流间谍小说,原名大卫·韦伯的伯恩是一位参加过海湾战争的美国陆军特种部队上尉,1999年自愿加入CIA的“绊脚石计划”,被训练成心思缜密、身手敏捷的特工杰森·伯恩。在一次任务失败后被从海里救起,除了臀部的瑞士银行账号外,伯恩丧失了所有的记忆。
第一部的故事就围绕着失忆的伯恩寻找自己的身份展开,在追查和逃亡的过程中他逐渐发现自己拥有特殊的能力。伯恩除了要与CIA派出的顶级杀手——克里夫·欧文饰演的“教授”斗智斗勇,还在巴黎邂逅了弗兰卡·波坦特饰演的德国女孩玛丽,并在第一集结束时与玛丽过上了隐居的生活。这一集里,伯恩的记忆恢复到想起最后一次任务是如何失败的。
为什么说伯恩是史上最酷的特工?在第一部中,伯恩已经展示了强大的非人类技能,格斗、枪械、爆破、跟踪样样拿手,内能精通多国外语,外能驾驶任何交通工具。不过伯恩最令人膝盖发软的技能,还是能够将日常生活里随处可见的东西变成致命的杀人工具。比如用圆珠笔和卷起的报纸对付匕首,毛巾和硬皮书成为致命武器,面包机和煤气管道可以变为定时炸弹……
第二部的故事发生在两年之后,已经跟玛丽隐居印度的伯恩,因为一桩柏林爆炸案再度进入CIA的视线。俄罗斯石油大亨与CIA高层暗中勾结,担心计划败露的俄罗斯大亨想嫁祸伯恩,于是派彪悍无比的俄罗斯刺客来印度暗杀伯恩,却意外杀害了伯恩的女友玛丽。为了找到凶手为玛丽报仇,伯恩只能再度出山。这一集中,伯恩的记忆恢复到了想起自己第一次执行任务时的场景。
第三部紧接着上集中的莫斯科大战之后展开,摆脱了莫斯科警方追捕的伯恩又来到伦敦,继续追寻幕后真相。CIA在全世界布下天罗地网,“黑烟斗计划”的杀手誓要将伯恩置于死地,每到一个地方,当地的警察也对伯恩紧追不舍。在本集中,伯恩通过自己顽强的意志和个人能力寻回了全部的记忆,他知道了自己是如何成为CIA花费3000万美元培养的高级杀手的,也明白了“绊脚石计划”和后续的“黑烟斗计划”不过是对CIA一系列扫清知情者计划的掩盖。
第三集中,伯恩的个人技能再次得到了提升,他跨越了更多的地方,几大洲都留下了伯恩矫健的身影,从莫斯科脱困到巴黎告白,从伦敦的反跟踪到马德里的调虎离山,从丹吉尔的房顶追逐到纽约的亡命追车,以及结尾伯恩逃脱时从楼顶到河中的高空一跃,整个过程一气呵成,酣畅淋漓。毫无疑问,《谍影重重》系列革新了动作电影的视听语言,而第三部更是前两部精髓的集大成者,并且在当年的奥斯卡上获得了技术上的多项肯定。
很多铁粉并不认可第四部是《谍影重重》系列的一部分,马特·达蒙和前两部的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的退出令粉丝伤心欲绝,而经历过大换血的第四部,虽然继承了前三部的部分精神——比如依旧是一个独胆特工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故事,但最终呈现的效果却有些令人失望。第四部的故事只与前作隐隐有些联系,片中不断出现杰森·伯恩的名字和他的丰功伟绩,但实际上是一个平行于前三部的独立故事:伯恩与CIA的“绊脚石计划”的斗争已经落下帷幕,此时,同样用药物来为美国培养超级士兵的美国国防部“收获计划”因为绊脚石计划的曝光而可能受到牵连,于是幕后大boss又开始了全球杀戮计划。在这一集中,杰瑞米·雷纳饰演的特工艾伦·克劳斯成为中情局的目标,他与负责政府基因实验的女科学家玛泰携手展开逃亡,并试图揭开绊脚石计划的另一黑暗面。
第四部虽然不及前三部的疯狂和凌厉,但杰瑞米·雷纳、蕾切尔·薇兹的颜值还是足够赏心悦目的,而爱德华·诺顿饰演的幕后黑手,一副斯文败类的外表也足以成为最有型的反派了。
—————分割线—————–
碟影重重系列之绊脚石行动【科普】
绊脚石行动(Operation Treadstone),或称踏脚石七一(Treadstone
Seventy-One)。是神鬼认证小说与电影系列当中,中情局的高机密行动。而电影当中的绊脚石行动,最后则是改良并升级成黑蔷薇行动(Operation
Blackbriar)。
简介
绊脚石行动计画是一个高机密防卫的计画,其机密性甚至连多位CIA主管都不知情。在小说中,绊脚石计画的总部是在纽约市71街410号,其总部虽然外表只是一栋平凡的公司,但是内部加装了侦测系统与防弹玻璃,计画是要创造一个名为肯恩的杀手,引诱欧洲第一杀手「卡洛斯」现身,而肯恩就是由杰森‧包恩所扮演。只是最后当包恩失忆后,绊脚石计画也逐渐被卡洛斯所摸透,绊脚石计画长官遭到杀害,最后该计画则是被终结掉。
在电影当中,绊脚石总部,行动指挥小组就位在CIA总部维吉尼亚州兰利市,指挥官是亚历山大‧康克林,绊脚石干员以正常生活居住(钢琴教师、商人…等),不过当首席干员杰森‧包恩(麦特‧戴蒙饰演)任务失败并且失去联系后,绊脚石这个见不得人的计画也逐渐公诸於世,最后绊脚石计画则是由康克林上司华德‧艾毕终结,康克林遭到杀害。
绊脚石/黑蔷薇人员:
华德·艾毕(Ward Abbott): 布莱恩·考克(Brian
Cox)饰演。CIA副局长,是亚历山大‧康克林的上司,曾经利用绊脚石计划派遣杰森‧包恩杀害俄罗斯政客掩饰自己的非法行为,在神鬼认证:神鬼疑云中自杀。
亚历山大·康克林(Alexander Conklin): 克里斯·库柏(Chris
Cooper)饰演。绊脚石行动长官,指挥绊脚石组员的行动,最后因为包恩的叛逃迟迟无法抓到包恩而被艾毕早一步杀害。
妮琪·帕森(Nicky Parsons): 茱莉亚·史缇尔(Julia
Stiles)饰演。绊脚石行动巴黎联络人,负责干员们与总部的联系,也必须针对干员们的身心理状态作回报。在神鬼认证:最后通牒中暗示她与包恩有一段关系。
丹尼·佐恩(Danny Zorn): 盖伯利尔·曼(Gabriel
Mann)饰演。绊脚石行动小组组员之一,负责干员们与总部通讯时的接洽,最后遭到艾毕杀害。
诺亚·瓦森(Noah Vosen): 大卫·史崔森(David
Strathairn)饰演。黑蔷薇行动长官,办公室位於纽约市,黑蔷薇计画曝光后遭到逮捕。
潘蜜拉·兰迪(Pamela Landy): 琼·爱伦(Joan
Allen)饰演。CIA主管,一开始是因为底下干员遭到杀害,后来追查到杰森‧包恩才逐渐接触到绊脚石计画,后来对於包恩有著同情之心,并且举发黑蔷薇行动的阴谋。
亚伯特·贺斯基博士(Dr. Albert Hirsch): 亚伯特·芬尼(Albert
Finney)饰演。是绊脚石与黑蔷薇计画下,训练干员的负责人。训练所位於纽约东区71区415号,最后在黑蔷薇计画曝光后遭到逮捕。
尼尔·丹尼尔(Neal Daniels): 柯林·史丁顿(Colin
Stinton)饰演。贺斯基博士的助手,后来被派驻在马德里,后来将黑蔷薇计画泄漏出去后,在瓦森的指挥下被炸死在车内。
CIA局长伊兹拉‧克兰玛 最后被调查、行动指挥官诺亚‧瓦森遭到逮捕。
绊脚石计画下的干员,都是相当有能力的杀手。在完成任务后,干员们都不能留下任何的痕迹而被追查到他们的存在,在非任务时期,干员们则会回到正常身份过著正常日子,妮琪‧帕森曾经说过:
“ 他们从不犯错,他们从不随意杀人,他们一定有个任务,一定有目标。 They
don’t make mistakes. They don’t do random. There’s always an objective,
always a target. ”
绊脚石干员对於枪枝、爆破、交通工具和近距离搏击都有相当好的程度。干员们也有相当好的观察能力、逃脱技巧、体力,还有他们总能在迫切的情况下从容不迫,冷静思考。
绊脚石干员:
杰森·包恩(Jason Bourne): 麦特·戴蒙(Matt
Damon)饰演。绊脚石行动干员,驻扎在法国巴黎,使用约翰‧麦可‧肯恩的化名在刺杀万波西的行动中失败,墬入地中海失去了记忆。在小说中,杰森‧包恩是绊脚石计画的唯一干员,化名为肯恩的虚幻杀手。
教授(The Professor): 克里夫·欧文(Clive
Owen)饰演。绊脚石行动干员,驻扎在西班牙巴塞隆纳,在包恩失去联系后,负责追杀包恩。最后则是追著包恩来到玛莉朋友的房子,被包恩杀害,在死前他告诉包恩绊脚石计画,使的包恩必须终结一切。
凯斯坦(Castel):尼基‧诺德(Nicky
Naude)饰演。绊脚石行动干员,驻扎在义大利罗马,最初是第一个找到包恩的干员,与包恩在包恩的巴黎住处决斗,不过包恩则是将凯斯坦打伤,凯斯坦则是知道情况不利,自己跳楼自尽了。
曼汉(Manheim): 罗素‧雷米(Russel
Levy)饰演。绊脚石行动干员,驻扎在德国汉堡,原本一开始也是负责追杀包恩的干员之一,不过在康克林无法抓到包恩的情况下,则由艾毕下令曼汉将康克林给杀了。
亚达(Jarda): 马顿·索柯斯(Marton
Csokas)饰演。绊脚石行动干员,驻扎在德国慕尼黑,在绊脚石计画终结后,他与杰森是唯一剩下的绊脚石干员。在神鬼认证:神鬼疑云中,包恩原本想从亚达得到绊脚石的资讯,但是亚达攻击包恩,最后两人缠斗则是由包恩杀了亚达,并且炸毁了他的房子。
黑蔷薇干员:
柏兹(Paz): 艾格·拉米瑞兹(Edgar
Ramirez))饰演。黑蔷薇行动干员,驻扎在义大利那不勒斯,被瓦森指派追杀包恩的杀手,最后是唯一仅存的黑蔷薇干员。
戴许·包克沙尼(Desh Bouksani): 乔伊·安萨(Joey
Ansah)饰演。黑蔷薇行动干员,驻扎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加,被指派到丹吉尔去杀掉丹尼尔,后来被瓦森指派杀掉丹尼尔之后再杀掉包恩和妮琪,虽然他杀掉了丹尼尔,但最后被包恩给杀掉。
生理/心理影响
绊脚石干员最常有头痛的问题,另外干员们也有可能有怕光、压力过大、长期疲累等生理问题。
而包恩的失忆症是最特殊的,在包恩之前并没有先例。这对这些干员们来说应该是最不可能会有的症状。包恩不仅失去了他的记忆,包刮他的名字、职业、亲属他都不记得,但是他的打斗技巧、语言能力却依旧还在,而后接触或看到某些人事物时,就会有触动记忆的现象。
行动范围
在电影当中,干员分布在德国汉堡、西班牙巴塞隆纳以及义大利罗马,但是从这些干员都会前往瑞士苏黎世来看,他们的活动范围应该都是在苏黎世附近的干员是能够行动的,但是这样也无法从电影或书中看出绊脚石干员是否分布於全球各地还是仅限於欧洲行动。
状态
绊脚石计画终结之后,华德‧艾毕再度提出了黑蔷薇计画为绊脚石计画的升级版本。然而在神鬼认证:最后通牒中,最后当CIA局长伊兹拉‧克兰玛被调查、行动指挥官诺亚‧瓦森遭到逮捕后,黑蔷薇计划就宣告终结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个别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实无需把谍影5与三部曲的对比大写特写,也不用深究剧情缺陷(更何况那也并非缺陷)。相比之前的三部曲,谍影5的演员功力很深,尤其杜威和lee用眼神来演绎,简直让人尖叫。伯恩本片的眼神没有之前的犀利,前期带一点疑惑迷茫,后期眼神变得坚定、愤怒和带复仇的气息,不愧是实力派演员。

题目是妮基说的关于伯恩的一句话,作为一个目标性不强的人,我很喜欢这话,所以当成了题目,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剧情回顾而已。文不对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Ada Wa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先说大背景,电影剧情时间发生的背景是在后斯诺登时代、里约奥运会前,说的正是现阶段的世界环境。由于棱镜行动曝光了美国国土安全局的监听计划,因此伯恩断绝了一切通讯方式,以免被CIA监听。

别问你是谁,除非你决心选择惶恐莫名的生活.——摘自豆瓣ID“别问你是谁”的影评

电影有很多细节,许多细节都有依据,很有解读咀嚼意义。下面解读电影细节。

伯恩和玛丽两人在印度的一个海边小镇平静地生活着。屋子很简陋,厨房的勺子简单地挂在墙壁上,典型的发展中国家房子装修,和伯恩住过的巴黎公寓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家不在于豪华,而在于家人之间的相互关心和快乐相处,在于家里弥漫出的温馨感觉和欢声笑语。在半夜时伯恩经常会被过去支离破碎的记忆所惊醒,所幸的是玛丽一直在身边,关怀着他。她关心他是否感冒是否发烧,这种关心对于伯恩来说也许没有实际上的作用,因为伯恩永远知道该怎么做。但是这种关心代表着在这个尘世上,你不是随风而逝的一片浮萍,有人牵挂着你,你有着存在感。玛丽温柔的拥抱让焦虑不能找回自己的伯恩平静下来。

【前期交代】

与此同时,CIA的兰迪”Pamela
Landy”正在指挥在柏林的一笔交易,这笔交易是用30万美元购买针对当年欲向CIA透露其内鬼的俄国政客Neski的暗杀的情报。”If
it only narrows the suspects, it’s a bargain at ten times the
price.”说得好啊。当年CIA的内鬼让CIA损失2000万美金。

影片一开头,伯恩在车辆上回忆过去一幕幕,说明还是很在意自己的回忆,先入为主的讲述伯恩寻找自我对本片的重要性。地点在希腊边界,伯恩参与地下拳击,说明伯恩目前的生活状态:俄罗斯人、通过格斗强化自己顺便获得收入来源。另一方面,妮基在黑客基地访问CIA内部资料,说明她还在搜集资料(结合后面的柏林工作室可知妮基应该和另一人一起联合搜集资料揭发CIA黑幕)。当她搜集到TREADSTONE时发现伯恩的资料,于是决定告诉伯恩。

交易开始,俄国杀手出现,将交易双方杀死,并将伯恩的指纹留下。之后杀手赶往印度,要暗杀伯恩。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即使是伯恩也只能先逃跑再伺机反击,伯恩让玛丽开车并拿起枪准备反击。然而在逃跑过程中,杀手在山头狙击驾驶座上的人,还在怀疑是否真的有人追杀的玛丽被枪杀。“还来不及哭穿过的子弹就带走温度”,人生就是这样残酷。

另一画面中,lee看新闻报道“Loss of confidence in the
CIA”,照片是局长和杜威,说明局长开始反感杜威的方式和作风,让lee觉得是时候取得局长的信任,并把握一切机会上位,必要时可铲除杜威。在发现CIA内部资料被hacked时,lee冷静地植入跟踪木马程序。因为掌握了木马这个重要资源,所以在brief会议上向局长请缨负责本次行动,让杜威没有反对的余地(他们之间的眼神对弈十分精彩)。

已经申明过退出Treadstone计划的伯恩异常愤怒,他带上舍不得烧掉的和玛丽的合照踏上了复仇之旅,他要杀死Treadstone的现任负责人!伯恩之后像一团的蓝色怒火在移动,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钟一言不发。与此同时,根据俄国杀手留下的指纹,兰迪发现指纹与Treadstone有关,于是向主管请求阅读相关材料的权利。在得到批准后,兰迪发现了伯恩的档案上写着:“Aborted
mission. Deserted. Possible diagnosis – amnesia. His last known agency
contact was Parsons, Nicolette.” 兰迪去找Treadstone的前负责人Ward
Abbort,Ward说的一句话很有意思”I think you’ve wandered past your pay
grade.”果然是资本主义社会啊,做事职权也是按薪水等级来划的。沃德在得知兰迪有授权时,勉强告诉兰迪,Treadstone已经在2年前关闭。当兰迪告知沃德伯恩杀死了她在柏林的手下时,沃德居然很吃惊的样子,难道俄国人事先没有通知他?关于交易的事情应该是他透露给俄国佬的啊,他应该是在装。

接着说杜威。在CIA被hacked后,杜威和深梦计划的CEO见面(深梦计划是一项网络服务,在棱镜行动后为大家摆脱CIA监控,任何加入了深梦计划的成员,便可以no
one will be watching
you)。从对话中可知CIA之前注资深梦计划,杜威想CEO开通后门让CIA继续监控网络安全(也就是CIA即将进行的IRONHAND计划)。然而CEO拒绝这个条件……

兰迪在会议中开始叙述事情始末,7年前中情局汇往俄罗斯的2000万美金不翼而非,在接下来的调查中,一个名为neski的俄国政客与中情局联系,说知道内情。但随后Neski被杀害了,现在在柏林的交易就是要获得关于暗杀neski的情报。据她调查,康克林的个人笔记本中有大量他无权看到的绝密文件,在他死时他的私人帐户上有76万美金。她认为康克林和伯恩是一伙的,之所以这个交易引出伯恩出手,是因为这个情报肯定至关重要。所以她一定要调查清楚。
伯恩用真护照在意大利的Naples进入欧州。至于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意大利在两次世界大战中的表现让伯恩认为在意大利更容易脱身吧。意大利警方发现这个护照已经过期,把伯恩拘留起来并通知美国方面。美国CIA也发现了伯恩的护照出现,派出当地的人员去将伯恩扣留。当地的执法人员显然不是伯恩这个一流特务的对手,瞬间被打晕。伯恩迅速复制了他的手机卡,并离开了海关。平凡和杰出的对比就是如此明显,你要成为平凡还是杰出?

再说杀手Dassault。因为谍影3中伯恩和Pamela
Landy曝光了BLACKBRIA,这影响Dassault在行动中被俘虏两年。影片中Dassault脱上衣时背部有很多被鞭打的疤痕,说明Dassault被俘阶段的惨痛经历,反映对伯恩恨之深。不过Dassault也是刺杀伯恩父亲的杀手,这在影片后面伯恩回忆起这个杀手的面孔,这也成为了伯恩和Dassault成为互相之间的复仇对象。

伯恩窃听到了之后兰迪和当地执法人员的通话,知道自己被误认为在柏林杀了人,并且知道兰迪要去柏林。于是伯恩也赶往析林。兰迪为什么要去柏林?她认为伯恩准备在naples安家。柏林离naples最近,并且中情局在那的设施较完善,于是她准备去柏林对付伯恩。沃德当年杀害neski的地方就在柏林,他害怕兰迪在柏林调查出不利于他的情报,所以拼命阻止,但阻止无效,负责人安排他们两都去柏林。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以前伯恩的后勤保障人员妮基被沃德带去协助调查。

影片开头交代了背景和人物角色、各自的行动目的、各自痛点。伯恩要寻找自己、lee要上位、杜威要进行IRONHAND计划、杀手Dassault完成任务,然后电影围绕这几个点进行展开。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抛砖引玉欢迎补充讨论指正,雅典暴乱下看后特工电影时代的彷徨。伯恩去往另一个在柏林的参加treadstone的特务的家里想获取更多的情报,在这里他得知treadstone在两年前被关闭了。当他准备闻开时,另一个特务说以为他是来杀他的所以通知了CIA的其他人。伯恩想开他的车走,谁知这个特务趁电话铃响时突然对伯恩下手,两人扭打在一起。最终还是伯恩技胜一筹,虽然他不想杀人,但是如果不杀了这个特工,他就会被缠上。之后当CIA的大部队来了,他就很难走了。于是伯恩杀了这个想置自己于死地的特务。这个特务是想伯恩立功吧,否则没理由自己找死啊。伯恩是怎么知道这个特工的,是怎么引起爆炸的?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电影细节】

伯恩在柏林挨个打酒店电话,最终知道了兰迪下榻的酒店。他前往酒店,通过前台拨的号码知道了兰迪的房间,之后跟踪到了兰迪在柏林的办公地址。于是伯恩在办公地址对面准备狙杀兰迪,他认为兰迪可能是杀害玛丽的幕后凶手。在下手前他和兰迪通电话,发现兰迪的确不是幕后主使。伯恩随即要求和妮基见面。

伯恩继续参加地下拳击赛,这一次他不主动进攻,转而防守,利用对手重击来提高自己的抗打击能力。这点说明了后面伯恩从五楼摔下来也能在短时间内清醒离开、车祸后安然无恙,这种高防御体质正是在希腊拳击场中练就的。

经过斗智斗勇,伯恩终于把妮基带到一个CIA无法监听的地方。伯恩和妮基对话,知道了沃德是treadstone的最高负责人,并且想起自己好像在柏林第一次执行任务杀了neski,而妮基告诉他他的第一次任务是在日内瓦。

希腊持续的债务危机让民众愤慨,因此多次发动暴乱。电影的这种场景设置正是在现阶段时代背景下。也因为希腊暴乱,伯恩隐藏在希腊中相对比其他国家更安全。

兰迪将伯恩头像发给了柏林警方,并且也下定决心干掉伯恩。这时有个CIA的探员私下和沃德说根据证据伯恩很可能是被栽赃的,这个可怜的索恩直接被沃德干掉了。公事不要私说,太危险了。

妮基取得CIA机密资料,lee植入木马后,lee开始寻找线索,通过面部识别找到妮基,linked
to Jason
Bourne,然后再深入了解所有关于伯恩的资料。影片有几个画面透露档案的重要信息:1.
伯恩he will reach a tipping point; 2. if played right, Bourne could be
brought back into the
program。所以lee认为只要把伯恩收归名下,就可以如虎添翼直升CIA高职,利用杀手铲除上司(CIA每一位高官背后都有一名asset)。

伯恩去neski被杀的酒店住,希望能回忆起什么。很快他就被酒店的人发现了,CIA和特警都赶往酒店。沃德发现兰迪开始调查neski的案子,打电话给俄国佬Yuri,想让他杀了伯恩一了百了。可是Yuri已经把相关情报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怕没有证据的沃德告发了,所以Yuri不理他。伯恩出现,沃德坦白罪行,因为他没想到伯恩这种以前的杀手居然不杀他,还带了个录音器。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抛砖引玉欢迎补充讨论指正,雅典暴乱下看后特工电影时代的彷徨。伯恩的表现
摩托车驾驶技术
超强的资料搜索能力和过目不忘的记忆力,短时间内浏览资料要点并记住关键内容根据线索找线索人。妮基笔记本→under
surveillance→坐标→Kollwitzplatz→解码→TREADSTONE
PROGRAM→recruitment→surveillance report→Malcolm Smith→Paddington Plaza
开锁技能
制造混乱的能力,通过混乱打乱对手计划
有针对性的提问,获取讯息
到达美国会场熟悉场地,获取有用道具,制定跟踪策略。real time location
tracking(后来偷偷塞进lee的左衣兜然后短信left pocket for
dewey),这样就可以实时跟踪杜威
扒手技能
击倒保安,获取枪支。安检的原因不能携带枪支。
特工直觉,发现不对劲,换位思考判断杀手位置,以追光灯干扰狙击手。
迅速反应,射击后立刻隐藏混乱人群中逃离现场
巧妙利用身边一切道具。发现被跟踪,打断老虎机摇杆,进入电梯,通过摇杆撬开电梯电路板,紧急停止所有电梯,减缓对方
飙车技能,在车种劣势情况下利用地势迫停对方
格斗
间谍能力,利用最原始的偷听器获取信息
……
余不一一

将沃德扳倒之后伯恩前往莫斯科,对Neski的女儿说,她的爸爸不是她妈妈杀的,而是他被派任务而杀的。这就是慈悲之心了,谁都不想自己的母亲居然会杀害自己的父亲。最后伯恩用小破车和俄国杀手飙车而把俄国杀手弄成重伤,但最后他没有杀他。不杀,谓之仁。

对于杀手Dassault的能力
翻墙能力
狙击射击能力
对敌方位置判断。在帕丁顿广场发现伯恩掳走smith后迅速前往事发地点并判断伯恩大概位置,在听到他们谈话声后迅速上楼顶刺杀。
地图技能(刚下飞机在车上熟悉场地所有区域通道,制定暗杀方案)
格斗
……

“Matt的演技真的是很好,我从来没想过一张娃娃脸看起来那么憨厚的他可以演出这么矛盾的味道。这部《波恩的霸权》,男主角的台词少得可怜,大部分时间他都用动作和眼神在表达心情,然极具说服力。续集一向难以好过开篇,这套却是一个正面教材。我只是不太喜欢这个结局,孤独的Bourne再次隐身在人潮熙攘的都市,前程茫茫。
“摘自豆瓣ID”kathleen9″对“谍影重重2”的影评“喜欢这个男人”

导演仅通过手持镜头快速略过以上众多细节,但却有很严谨的逻辑,而且很清晰反映杀手意图和能力。若是碟中谍、007之流,对于作战场地,估计会是团队打开一张地图分析适合的路线然后讨论作战计划,再借助各种高科技装备,一步一步进行任务,但途中仍然遇到突发困难。而谍影重重,则是对这些进行最简单的半秒中略过,随机应变完成任务。

“片中以Bourne为代表的人物几乎可以说是Anti
007的“新型”间谍——低调、沉着、冷静、没有后援。看起来不起眼的人物却能在精确的判断后利用最恰当的时机瞬间勃发,顷刻间扭转局势。”——摘自豆瓣ID”冬冬”对“谍影重重2”的影评“嘎嘣利落脆!”

They don’t make mistakes. They don’t do random.
There’s always an objective. Always a target.

相关文章